32840282_10156218062792508_6441864088258609152_n.jpg

 

對不起啊!如果等連載的人又多等了一天,

昨天下午去樂山教養院繼續一個去年發想的計畫、晚上去聽講座,

忙到晚上回家就沒力寫,

哈!今天帶小孩和老朋友去宜蘭玩繼續把連載趕一趕。

 

上一篇說到,

"皆有宴"我不知道想邀請誰?

其實當時覺得全部的事情雖然都不簡單,

但邀請人才是最困難的。

 

雖然我心裡想著要邀請那些不一定是街友的人,

但這些人哪裡來?

 

我先和板橋華山基金會的站長聯繫,

給他15張券,

這些對象是獨居老人,

但他說:『如果有接送的話最好,有接送會提高他們的出席率。』

這中間開始有很多人有很奇特的需求,

好,

需要車的話,

車哪裡來?誰來開這車?

 

於是我就立刻去教會借福音車,

新埔貴格會是我從小聚會的教會雖然我現在已經不在那邊聚會,

但多數人還是認識我們家的,

感謝他們二話不說借我車。

 

最感動的是,

像我們教會有我的舅媽和乾媽、伯母....

她們知道我要舉辦這個活動本來都想來幫忙,

我猜她們也是因為知道我媽不在了,

想多幫我點什麼。

 

這時期大家提出的需求都是我未曾考慮過的,

但如果我有餘裕就盡量去完成,

搞得我壓力很大,

中間我又想來抱怨一件事,

籌辦的時候在社團提出,

有個號稱什麼理事長的傢伙說:「妳好棒喔!但如果整場宴會是自備餐具減塑會更好!」

說真的比如獨居老人要孱弱著身體來還要自備餐具機率好像不高,

街友....搞不好沒有餐具可以自備,

我覺得這個提出意見的人除了有點不知疾苦外還有點找麻煩,

但既然都提出了,

當時我想說.....比如像我手頭上有一些家裡沒用的餐具,

那如果大家都拿出自己不需要的餐具,

也許就可以讓大家在現場使用外還可以帶走。

 

所以在這麼忙亂之餘我還要收二手餐具有的沒有的,

我當時還募了非免洗餐具,

標註那個人來看,

不要只會出一張嘴啊!不就要參與,

什麼什麼理事長的都提出這種意見了應該要參與吧?

結果她一樣,

挖~很棒。

 

幹!我沒有欠摸頭我欠錢和欠時間,

她意思意思認個三份,

然~~~~後~~~~~拖兩個月都不付錢,

催她還說:『因為我很忙』

妳很忙我很閒就對了,

提出意見有時間去實踐沒時間,

匯款哪花妳幾分鐘?況且是那種幾百塊的也在那邊拖,

最討厭這種人了出一張嘴大王不愧是什麼理事長。

 

辦皆有宴的中間的確遇到很多討厭的人,

除了這個理事長還有活動中心的管理員也不是普通討人厭,

但謝天謝地整場活動如果好人有一百個,

討人厭的人大概就是100/4,

比例超級懸殊。

 

我覺得當時辦活動真的超像結婚,

像我這個人一緊張就會想要發脾氣結婚那時很明顯,

這次也是,

雖然是一個溫馨的活動但我整個籌備時間充滿暴戾之氣,

很兩極化,

一邊我是充滿愛的不知道要怎麼繼續,

另外一個我是各種看不順眼。

 

那個理事長說她很忙,

但她就是為了自己的事忙而已,

我很不爽就是我工作忙之外花更多更多更多的時間為了這種事忙她還在那邊( 消音 ),

每天一下子處理工作出貨出單上架跑廠商談廠商跑產地.....

採訪、受訪,

更多時間要去看場地跑區公所,

做檔案印刷聯絡廠商處理人力想說捐物要怎麼利用,

還缺什麼?誰要來?

每天每天每天腦子亂哄哄的跑來跑去跑來跑去跑來跑去........

 

剛剛說到邀請誰來?

這陣子發生一些風波就是新巨輪拆遷,

之前並不認識新巨輪協會也完全不知道他們就在板橋

於是聽聞這個風波立刻跟它們聯繫,

邀請他們參加這個餐會,

為了慎重,

我也親自跑去一趟給它們餐券,

看見他們住宿的地點和環境真的還蠻訝異的,

不過非常期盼之後他們的棲身之所是更理想也更安全的地方,

我很難想像他們的處境,

希望可以給他們加油打氣。

32831375_10156213583472508_5365995095805919232_n.jpg

本來完全沒有安排任何活動,

和新巨輪的協會理事長講電話和見面後,

他提出想要對大家致詞和分享,

本來想要安排新巨輪的夥伴與大家分享生命的歷程,

(活動當天音響的聲音真的很小,所以可能因為這樣後來沒有)
 

這時候才突然想到,

對耶!吃飯的時候要幹嘛?

這時候又跑去談小丑來表演和問誰要致詞。

 

中間這段時間,

之前我是板橋人發文讓大家索票也陸續來訊息了,

很少有機會這麼近身和他們聊,

有些人索票的時候就直接給我看清寒證明或低收入證明,

或者和我聊起他們的家庭狀況,

有被家暴的、有突然失業的、有家人吸毒的、有重病的、有不知道下一餐在哪裡的......

非常難忘這段時間晚上花很多時間和這些人談話,

我真的覺得非常難受。

 

這些年來不算少接觸這樣的人,

可能每次都很短暫,

也沒有機會聽他們陳述自己,

明明知道每天新聞不乏這些事實,

真正親自目睹.....這種感覺還是常常讓我在一頭哽咽,

我有過過辛苦的日子,

但真的沒有像他們如此的辛苦。

 

一開始計畫的100人後來因為我記錯,

先是花100人份的餐錢訂了300人左右的食物,

印了250張票,

場面又變大了。

 

於是也當然不免俗爸爸請求給恩友中心一些名額,

不得不說恩友中心能入內的街友必須得"聚會"或者參與他們的活動才可以領餐,

希望這場餐會不僅是這樣的,

所以我找上了我是板橋人社團裏頭有位總是為街友做便當的月霞姊,

雖然當時所有的事情都卡在一起,

她邀請我花一天兩天跟她到公園去發便當,

順便發券。

 

還記得那天去發券的時候,

大概就是這活動來到壓力的高峰期,

我開始害怕自己不能勝任這個活動或是無法扛下所有的意外狀況,

但當天,

第一次見面到她家幫她打菜:

32980338_10156217952762508_4613783255252992000_n - 複製.jpg

32982607_10156217953262508_4281543517450272768_n.jpg

我們竟然完全沒有生疏,

聽她聊為什麼她會開始為街友做便當?

月霞姊說:『因為我只有一個人,有時候煮飯就會煮太多,一開始想說多三個多兩個就拿到公園給街友。』

『後來,我朋友是廟裡的人員他們常常會有拜拜多的米糧就拿給我,但我只有自己一個人吶!我怎麼可能吃這麼多?所以我就又煮成便當,從三個一直到三四十個....。』

 

我問月霞姊:「如果不夠怎麼辦?」

她突然回頭定定看著我說:『做妳能做的,三個也是給,三十個也是給,妳只要去做了妳能做的就好,不要擔心!』

沒想到她這句話,

陪伴我度過最高壓的日子,

常常恐懼完全綁架我心,

不誇張,

那段時間我常常一點小事就哭出來,

真的好想放棄因為我覺得自己做不到,

都會立刻浮現她的臉:『做妳能做的,三個也是給,三十個也是給,妳只要去做了妳能做的就好,不要擔心!』

對,

我只要做我能做的最好那些,

聖經馬太福音二十五章40節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32870248_10156217953002508_6660565588202487808_n.jpg

32834984_10156217953462508_8349302800064184320_n.jpg

月霞姊雖然不是基督徒,

但我看見她的愛,

因為這三十個便當通常是炎熱的天氣每天沒人幫忙的狀況自己忙裡忙外做的,

她把所有的飯菜分到一滴不剩,

自己都沒有吃飯,

就急急忙忙煮這些提著超重超重的便當,

騎著機車四處去發送。

32853187_10156217953907508_6594724538418724864_n - 複製.jpg

32836130_10156217953742508_739805088784056320_n.jpg

 

32971359_10156217953682508_8810104120355586048_n - 複製.jpg

33021692_10156217953962508_6793525028223713280_n.jpg

 

那天我看見她進去那些"最小的弟兄"群裡,

大家都很高興見到她,

安安份份排著隊要領取便當笑臉盈盈好像整天的疲憊都卸下,

吃飽也受到鼓勵。

 

月霞姊也忙著幫我介紹那天的活動,

大家踴躍地跟我領取餐券,

說真的那天很感動,

身體很累心裡卻是最平靜的一天,

這些人都是辛苦人,

有舉牌人、有無處可居的浪人,

但他們互相幫助,

比如誰做工還沒回來他們就幫忙劉便當,

不需要的不會多拿,

就連免洗筷自己有的人也會說不用了。

 

雖然那個晚上看見的盡是居多人定義的最底層,

但他們的互助和不貪求卻是令我動容的,

情操甚至比一點都不缺乏的人更高尚,

我很慶幸自己是親自發券,

如果今天我委由某些單位發券,

這些令人振奮的景象我就從來沒有看過,

舉辦皆有宴的真實意義也許也感受不像親自跑遍每一個地方如此真切,

為了能有這些體力和硬擠出來的時間感謝神。(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勇家 的頭像
Super!勇家

勇敢愛臺灣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