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整個星期來,

光是想著TNR到底對街貓來說好不好?

就讓我查了不少資料想讓自己心安的認為那天那麼做不是傷害阿挫,

不過這些答案都不夠,

於是幾天去電一次長青問醫生狀況變成一種必要的事。

醫生們不意外的提到阿挫總是有種語氣,

畢竟阿挫被餵養一年都沒有能讓她成為一隻親人的貓,

想必在醫院的狀況也不會太好,

還好她年輕力壯結紮的傷口恢復得不錯,

我們一直期盼著七天後就能把她接回好初的街頭,

無論她選擇依然相信我們或者另覓其他生存的空間離我們遠去,

至少,

她不會再受可能遭撲殺的命運。



對了!每一篇宣導TNR的文章都提到它最大的好處是:

【以結育代替撲殺】【以結育代替撲殺】【以結育代替撲殺】


而剪耳是它的記號,

男左女右,

雖然醜了點但如果做了不夠明顯的記號可能阿挫會再度被誘捕結紮,

更糟的是可能會被抓去撲殺。


雖然那天因街貓受傷的藏鏡人賭氣說著:『最討厭野貓了!!!』

我倒覺得最期待且為這件事盡最多心力的就他了吧?

在阿挫住院期間他都會要我打電話去問什麼時候可以接?

阿挫恢復得好不好?

在恐怖的現場也都是他出聲安撫阿挫,

而老是說著"最討厭最討厭野貓了啦!"的他,

也是第一個願意掏錢買大包飼料餵阿拜她們的人,

後來出資買飼料的人變成好初的頭目後,

他依然可以像買家貓飼料那樣跑大老遠去買大包裝.....,

所以他真的是口嫌體正直的街貓好朋友啊!

也難怪他這麼說是這麼說,

畢竟貓未必聽得懂他說的話(台灣國語),

因此他討厭的街貓總是很喜歡他。

阿挫住院第七天,

興高采烈的等長青一到營業時間就立刻打電話去,

沒想到好事多磨,

聽說這週以來只要有醫生去看阿挫她就一定會把自己的手指弄傷,

所以~在這間原本要出院的日子,

她一支手指流血,

加上當天天氣是雨天,

醫生們決定讓她再免費住兩天,

怕她回街頭濕濕的環境讓她的傷感染或化膿就不好了。


於是終於能夠去接的那天是藏鏡人的休假,

這可是連日雨天中唯一的晴天吶!

我們卻花在去接阿挫上,

我當天有點心不甘情不願,

但藏鏡人好像期待已久似的。



我們全家大小到長青見證這一刻,

在醫院我向阿勇講解了街貓和家裡弟弟們的不同,

哈哈~去到醫院藏鏡人去看阿挫的病房,

竟然被貼著【小心!會爆衝!會往前咬】的警語,

可以想像這一週對長青醫生們來說可能也是辛苦的一週,

實在很謝謝他們。


費用的話就還是3000元即便阿挫最後身上套了個帽帽拔不下來,

又多住了兩天的院,

長青都殺必數給我們。




藏鏡人一路恭喜阿挫,

一下恭喜她終於可以出院了,

一下又恭喜她傷口康復,

一下又恭喜她可以母女團聚,

一下又恭喜她可以回街上閒晃過自由的街貓生活......

我覺得他實在可以出本街貓恭喜一百句。



他就醬子騎車邊恭喜載著阿勇和阿挫到好初,



真的是辛苦他了。


因為阿挫還是相當緊張的衝撞籠子,

所以我特別提醒藏鏡人記得在室內放以免她受驚嚇被車撞到。




而他自己也自備護具,

在放阿挫前,




我弟和藏鏡也都對她說了一些打氣的話,



也幫阿挫把身上還卡著的帽帽拿掉。



真是個可愛的孩子!!

當天一開籠門,

阿挫就像一顆上膛的子彈彈射出去,

頭也不回的回到她的地盤,

而連日來的擔心也像在此時畫下一個句點。


當天晚上,

我本來很想趁去買晚餐再折返好初看看阿挫有沒有回來吃飯?

還好睡前還在好初忙碌的老弟傳了張阿挫回好初吃飯的照片。




半夜我瞬間爆淚,

太感人了!!!!!!!!

(好啦~也許是孕婦哭點實在不高)

看見阿挫並沒有如我所想的留下陰影,

並且依然信任我們持續能讓好初餵養,

整個TNR的計畫真的可以說是成功的,

也第一次感覺做這件事真的是件美好且相當有意義的事。



很高興我弟他們願意為街貓付出,

畢竟像這件事算算其實真的是得付出不算少的成本,

比起助罐或其他的餵養,

但在阿挫住院的短短十天內,

大橘白好像又懷孕了.......

感覺TNR實在是件超級必要且急迫的事,

此後好初每個月都會協助一隻街貓朋友去TNR好讓這個有貓的街頭祥和寧靜,

也希望牠們永遠都是好初的食客和好鄰居,

起大厝也好、抓老鼠也罷、哪怕只是點綴這條街頭多點溫暖和可愛,

我們都很願意為牠們多做一點什麼。




如果你是個人,

可以幫忙TNR你可以尋求協助的管道其實也蠻多的,

像是支持流浪貓結育協會

或者是臺灣動物協會

還有請支持流浪貓TNR計劃的FB.....,

不管是租借誘捕籠或是詢問TNR合作的醫院,

或是提供TNR的好法子,

這些協會應該都能幫上一些忙。


雖然這些資訊應該都是老梗中的老梗了,

但站在一個TNR新手的立場老覺得一定對某些人有幫助吧?

那就再聽我多說一遍口以嗎?


此外~

其實最好還是有一個運輸籠或外出籠會比較好,

因為醫生說這樣放養的時候對人比較安全,

而如果有個隔離的籠子也蠻不錯的,

沒有能力讓街貓住院太久的話,

至少有個地方讓牠們先休息不要帶著結紮的傷口回到髒亂或有天敵的街頭。


我能想到的大概就是這樣,

這件事真的是說來容易做來有些些難的事,

不過比起這樣的困難,

一定比起街貓要面對撲殺的艱難和痛苦少上許多倍,

所以如果想這麼做的話就聽聽這實境的分享,

希望更多的街貓可以因著被TNR而生命和生存權更有保障。






創作者介紹

勇敢愛臺灣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