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E0A1534  

 

 

 

今天很仔細的回想,

在這次的學運(或根本是革命)中看見什麼?
.
.
.

我看見臺灣人的自律,

不管是物資發放、進場退場、上廁所、靜坐現場完全垃圾不落地,

甚至面對驅離該以什麼隊形都練了習。
.
.

我看見臺灣人的人情與熱情,

常常想起那天看見的各種小片段,

比如那個發放白飯我說過的事件,

或是瑪利跳的烤鴨老闆,

或是我紐西蘭的叔叔,

我已經都當老闆的弟弟妹妹和表弟,

還有出讓自己禦寒衣物互不相識的隔壁戰友,

幫我拿水的小姐,

關心鄰坐老伯的李珮如...

其實關於臺灣人的人情與熱情這點應該不須贅述,

在許多人不斷理盲濫情、理盲濫情的說著臺灣人這種人與情的特質時,

我還是覺得,

臺灣人的情實在閃亮得讓人驕傲。

(不然去問PEPE桑)
.
.
.

而,

不得不說,

臺灣新一代的風采,

我一直都很清楚也很享受,

可能剛好圍繞我的都是這樣有才華、堅定信念、不怕吃苦、善良幽默、有個性的年輕人,

在這次學運裡,

看見那樣的年輕人不讓人意外,

讓人意外的是,

原來那樣的年輕人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跟眼尾下垂的政客差不多多。

.
.
.

我還看見許多大人的大徹大悟和願意退居後位,

讓臺灣的下一代拼拼看,

也許有人是很懷疑操作或利用,

即便如此,

大人能做到一些他們從來沒有過的改變像個重新學習的小孩,

這件事也是新事。

我想起昨天回家跟司機聊,

他跟我聊到最後掏心掏肺還哽咽的說:

他覺得大人真沒用,

所以他從第一天就每天至少在現場坐兩個鐘頭,

哪怕充個人場也好,

大人覺得自己沒用,

那天在某個年輕人的文章裡看見她說:

父母的愛再也不能帶領孩子了,但能陪伴。

我想在這次學運裡,

許多的大人都扮演這個角色,

包括我爸和我媽,

我們在我家的FB私訊群組裡的討論他們居多都是默默的,

我想,

我爸應該就像他在我們人生面臨許多事的時候那樣,

在我們身後為我們禱告守望吧?

畢竟我們就是他們那麼難控制的孩子,

我想,

有許多父母也一樣。
.
.
.
另外,

我也看見新一代的父母們,

確實思索起到底該給下一代什麼樣的未來?

這件事。

所以學運現場哪怕被說很園遊會,

看見許多新父母帶孩子見證這一個歷史事件,

我相信都是在孩子心中的種籽,

就像我無意間在親戚的談論中發現鄭南榕一樣。
.
.
.

而還有,

我們也開始學著聽、說、吸收或排序不同的資訊,

在這種資訊快速紛亂的當下,

每天都更新了自己的思考,

將之咀嚼咀嚼咀嚼排出排出排出或嘔出來。

有些成了一縷屁般的廢氣,

有些成了我們的養份,

不管未來再多挑戰或多少險路等著我們前行,

每一個經驗都能幫助我們,

成為我們的杖或我們的定心丸。

.
.
.
.

什麼都不說,

光是這些,

我想起便頓時能從黑暗裡看到光,

而非常希望這次的學運不只看見深深絕望也看到光這件事,

能照亮關了燈的你們、我們。

所以我好想知道,

你們在這場學運裡看見什麼?

是否看見光?

願你們、我們,

永遠都能被這道光照亮。
.
.
.
.
願你們平安!

上帝保守臺灣,

不要放棄。
.
.
.

Ps,我妹妹說她看見大家送去的吃的都很好吃。XD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