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3184_10152311712527508_2779119374444597594_n  

 

現在時間,

2014,4,24凌晨約莫一點半,

我把球頂在頭上,

超過三秒。

 

 

然後,

我興奮的跳下床,

寫網誌紀錄這一刻。

 

 

這到底有什麼重要的,

值得我大半夜下床為這件事大寫網誌一番?

 

 

 

 

事情是這樣的:

星合送給我的生日禮物是一顆球。

 

 

認識星合是因為我親愛的侑倫,

她是好初的孩子之一,

是個舞者,

她的男朋友是星合,

因為我跟侑倫很有話聊,

也不曉得為什麼?

總之,

我們變成像家人一樣的朋友。

 

P1610083  

 

 

星合跟阿勇更要好,

他們如果一起去走唱應該會紅吧?

 

http://instagram.com/p/fradojFA9h/

(看他們的影片)

 

反正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

因為星合的關係,

我開始知道在這世界上有一群人,追求一件關於身體和物件的事,追求到極緻

 

它的學名叫做:juggling (雜耍)

 

不曉得有多少人有機會親眼看見或把這種東西當作"生活"那般相處?

如果我的日子裡沒有星合和侑倫或元慶,

雜耍這件事應該離我離得比加勒比海還遠。

 

但很有趣的,

星合和我成為很好的朋友之後,

我開始"知道"他們這種妖怪的存在,

也習慣他們。

 

他們會在我近在咫尺的地方一直不停拋接一些東西,

尤其某次在他們家的聚會裡,

親眼看見很多雜耍專長的人齊聚練習,

那個景象真的不比我第一次看見螢火蟲的時候更驚異。

 

 

但是,

我是個對身體高度沒自信的傢伙,

從小就體能差、平衡感無敵爛、跑步超慢、肌力超弱,

所以對於這種渾身精肉的妖怪們,

就只是看看。

 

 

於是,

星合就是扇窗,

但我從來沒有想過他會是道門。

 

 

 

 

星合一直一直一直以來的願望是把雜耍廣傳,

為了這件事,

我們多次花了很多時間長談,

我一直以來都非常看好且鼓勵他,

我知道他不只是那個站在講台上說曾經是太陽回來的男人,

也許有一天他會如他所願的把這件有趣的事變成扯鈴或籃球之於生活,

或許有一天,

連文具店、體育用品店都有賣著雜耍用的道具,

甚至會有一間間專賣店....。

 

 

 

這對星合來說是最大的願望,

相信他做得到這件事我一直做得很好,

我想過把阿勇交給他訓練,

事實上已經打算這麼做,

畢竟身為星合的好朋友和姐姐,

juggling 帶來的好處再知道並且憧憬不過了。

 

 

 

 

但是!!!!!

我必須聲明和強調,

從來從來從來我就沒有想過......

有一天我是那個會把球放在身體上的人。

 

 

 

然後,

今年生日,

星合在那天最後一秒鐘趕到我家,

那天我褲子都脫好趴在床上準備睡覺,

家裡完全沒打掃也不打算接客的摸們,

他跟侑倫按了電鈴,

到我家就為了送我生日禮物,

一顆juggling Ball。

 

 

說真的雖然在那種狼狽的狀況下接客,

得到那顆球,

我還是非常非常非常高興,

因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其實老看星合頂著球在頭上,

看著看著也想要一顆星合的球,

如今它是我的生日禮物,

有種心想事成的感覺。

 

 

我要星合在那顆球上簽名,

畢竟他可是個明星,

說他是我的偶像也不為過,

那顆球就在我的床頭,

待了兩天。

 

 

不過自從我拿了那個球,

我多次看星合的影片和照片,

想要模仿他把球頂在頭上,

當然!

不用走,

就是頂著就好。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v=1265915400149752

 

我回想星合告訴過我,

他學雜耍的過程,

因為台灣是個風氣很封閉的環境,

所以他都上you tube去搜尋老師,

但是,

想也知道他本來就不是一般人,

更徨論他不是個像我這樣比一般人再更弱雞的人,

看影片學,

我有試著,

不過根本不可能,

影片裡的每個人頂球或丟球就像拿刀切菜下廚之於媽媽是熟練的事那樣,

看老半天除了發出驚嘆一無所獲。

 

 

 

如果我沒有看過星合頂球就像我抱著箱子過馬路那樣簡單,

我真的不會相信有人可以把一顆球放在頭上,

但因為我看過,

且我擁有的是這樣一顆球,

所以我失敗非常多非常多次,

那個"一定可以"的種籽卻因為這些線索烙在我心裡。

 

 

星合是一道門,

而球是那個門的門把,

我,

用感知做為鑰匙,

試著通過那道門走向另一個自己。

 

 

我知道這顆球可以頂在頭上,

我知道可以,

雖然我沒想過是我可以?還是誰可以?

 

 

 

於是,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開口問星合:

『是不是因為我頭髮太毛了?所以沒辦法讓球待在我頭頂?

要怎麼可以讓球待再我頭頂?』

這感覺很奇異,

我想起在多年前曾經和死黨送另外一個好朋友情趣用品,

本來送他只是想開他玩笑,

沒想到他過幾個月後竟然回頭問我潤滑液要再哪邊加購?

 

 

 

不過意外的,

星合認真告訴我該怎麼把球能頂在頭上。

 

 

 

他說:每個人的頭頂都有一些可以放東西的點,去找到那些點,先拿不是圓的東西練習,由重至輕。

 

 

不曉得當他回答我的時候,

他有沒有想過我會當真。

 

 

但是,

一如往常,

我當真了。

 

 

因為我覺得這顆球被誕生就不只是拿來簽名的,

它應該在誰身上一陣子,

才不枉它是顆juggling Ball,

也不枉星合送我這個作為生日禮物,

雖然我不曉得他到底為什麼會想拿這個做我的生日禮物。

 

 

總之,

我一整天的時間,

開始在頭上頂各式各樣我拿到的東西,

並且,

感受我從來沒有感受過的頭蓋骨。

 

 

去感受自己的頭蓋骨?

 

每次把東西放在頭頂的時候,

我都覺得非常奇妙,

跟每一種東西找到平衡的時候,

都思考著,

到底哪裡是那個可以取得平衡的點?

一切都變得可能。

 

 

於是今天晚上,

家人都睡了,

心情剛好煩躁,

我鼓起勇氣拿了在床頭的球,

果然,

一開始當然還是失敗的。

 

不過!!!!

因為一早上我都拿不同的東西、那些看來比球簡單的東西去試自己頭上可以擺東西的點,

而且頭上頂著東西的感覺已經不太陌生,

我開始相信我一定可以把球放在頭頂上,

哪怕,

一下下也好。

 

 

我相當慎重的試了又試、試了又試,

終於!!!!!!!

就在一點半左右,

成功的讓球待在我頭上超過三秒。

 

 

 

現在打這篇文章的並不是想紀錄這成功的三秒,

我只是想幫自己紀錄一個學習的脈絡,

因為長成大人的自己,

已經累積著太多所謂的“經驗”暗示自己的種種不可能。

 

 

 

我希望從這顆球待在我頭上開始,

都能記起這種『絕對可能,妳只要找到一個點。』的過程。

 

 

 

 

請妳記得,

妳把球放著不動的地方,

是妳認定了三十年以為相當圓、不可能放東西的頭蓋骨,

當球在頭骨上移動來移動去,

妳確實的感知了那個認定了三十年的頭蓋骨的確是有個位置適合擺放球的,

記得打破成見

 

 

請妳記得,

在做這些事之前,

妳要相信妳自己,

即便那是個三十年來多次讓妳失望或覺得無力的軀殼,

但當妳相信它可以的時候,

勇氣會陪伴妳

 

 

 

這個探求與學習的歷程相當重要,

請妳同樣套用在對待孩子學習的歷程上,

給她一顆球,

給她一些方法,

給她時間和信任。

 

 

我想網誌寫到這兒,

總算也幫自己理清楚最有成就感的或最讓人驕傲的時刻,

並不只是把球頂在頭上了看起來那麼視覺的一件事,

而是這一整組摸索自己的過程是非常有趣的,

是身為已經成型的大人,

難能可貴放下所有曾經用來感知的五體,

才換得的三秒。

 

 

晚安!

 

 

我會想盡辦法把球頂在頭上更長的時間。

 

 

 

 

『每天進步一點點,

幸福快樂到永遠。』星合

 

  

 加入

 

文章標籤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