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夜曝某天颱風夜家裡停電,

不知道為什麼那時覺得每一幕都很值得紀念,

還好有拍。)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

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12:24)

 

 

 

 

事發的那日白天,

一切平靜,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

看見懷中的小貴,

腦內又浮現這句經文,

但因為那陣子剛好逢洪仲邱事件,

所以我把腦中浮現的經文推在洪仲邱事件帶給我的啟思上。

 

 

 

150  

 

 

小貴是個黏媽的孩子,

如果爸爸不在家,

我一刻不能離開她身邊,

如果我使用桌機電腦,

必須一手抱著她一手打字。

 

 

 

 

不過這個時候的小貴已經力大無窮到可以彈離我的臂膀,

實在不想這樣工作,

所以前兩天我才新買了筆電,

新書還在宣傳期,

這週就要第一場簽書會,

我必須一邊過著新生兒媽媽、新手二寶媽、三小時一趟擠乳的乳牛日常,

且一邊擔心著其實不少工作等待著。

 

 

 

 

之所以我很重視這本書,

除了它真的是非常辛苦才完成也應該視為孩子的,

另一,

就是它是我們一家人齊心協力的作品,

尤其在母腹中的小貴,

應該為了媽媽寫這本書吃了不少苦。

 

 

 

 

不過,

因為新筆電跟我還不熟,

我不會使用新筆電修照片,

也不會使用新筆電製作投影片,

隔天剛好藏鏡人休假,

距離簽書會兩天的這天晚上潭美颱風,

我擠完一趟奶,

拜託藏鏡人顧小貴,

讓我有段能專心的時間,

我必須快點把簽書會要使用的pp做完。

 

 

 

於是藏鏡人接手寶寶和阿勇,

我一個人關在已經荒廢的工作室裡開著冷氣用桌機,

這大概就是身為二寶媽之後第一次一個人獨處,

所以我得非常專心加速工作,

好趕在下一趟擠奶前完成大部分桌機才能做的工作。

 

 

就在我極度專注的當下,

晚間十一點,

我聽到藏鏡人瘋狂敲我的門,

隔著一道門發出一個非常非常非常可怕的聲音,

那個聲音第一時間我無法辨識他說的是什麼?

直到我打開門時我聽懂他說什麼的時候,

我發出了比他更可怕的聲音。

 

 

 

他說的是:『媽媽!!!!!!!!!出事了!!!!!』

 

 

 

我看見藏鏡人,

抱著臉色發白的寶寶,

嘴角和鼻子都有一點血,

他要我快點打電話叫救護車,

他一邊把小貴放在地上瘋狂做心肺復甦術,

他的臉沾了小貴的血。

 

 

我失控的尖叫,

聽說那天晚上的尖叫一條巷子都聽見了,

但那個當下我完全無法控制自己,

我像瘋了一樣,

失去理智,

完全不知道電話是該撥幾號,

於是第一時間我撥了110,

對著警察大哭大叫著:「救護車!!!!我要救護車!!!!!!救救我的寶寶!!!」

 

 

 

但因為我發出來的聲音已經不太近似語言,

我敢說那種聲音,

真的比生產當下發出來的更可怕,

不過當下,

我完全無法平靜一點點的說話,

我想警察應該聽成糾紛,

而在腦筋亂成一團的那時,

我突然想到自己應該打的是119不是110時,

又急急掛掉110,

打給119時電話一頭的護士小姐試著安撫我,

要我跟著她說的做,

但我真的做不到,

我把電話給藏鏡人,

只瘋狂尖叫大哭著看他一邊照著電話一頭的指示對小貴進行急救。

 

 

 

那通電話並沒有聽得太久,

警察和救護車都到我家樓下。

 

 

 

在家裡的每一幕,

現在都像慢速播放一樣在我腦內放一次,

最後一幕,

是藏鏡人嘴邊都是血抱著小貴,

我披頭散髮穿著睡褲牽著阿勇,

一家人衝進雨裡坐上救護車。

 

 

 

到醫院的這段路明明應該只要幾分鐘,

但我覺得超級漫長,

我從來沒有想過會在這種狀況下坐進救護車。

在救護車裡,

醫護人員為小貴戴上氧氣罩,

天啊!

那是我的寶寶嗎?

是我剛剛才抱著的寶寶?

 

 

 

 

 加入

全站熱搜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