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一到醫院,

藏鏡人抱著小貴衝向急診室,

我牽著阿勇拔腿狂奔,

當下的我絲毫不在乎路人看我的眼光,

我渾身不住的顫抖,

從心裡涼到皮毛,

當時我只希望抱住一個人,

誰都可以,

極度想逃離這一切,

坐在急診室外頭,

我不住的哭、不住的哭,

打電話給我娘家的家人們,

他們立刻趕到亞東醫院。

 

 

我媽媽和妹妹幫我帶開阿勇,

她看起來什麼都不知道,

還笑嬉嬉的跟阿姨玩,

急診室裡的每一個人看起來都很著急,

每一個人都對著我提我答不出來的問句。

 

 

 

只有我爸爸,

我看見他在我身後一直為我禱告。

 

 

爸爸開始為我禱告我也開始向上帝禱告,

沒想到,

當時腦中一片空白的我,

禱告只有一個:

『上帝,如果這是祢允許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求祢讓我能勝過。

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

我只求祢,讓我能夠承受。』

 

 

在這過程中,

我看見不管是路人,

還是警察,

本來都用一種可怕的眼神看著我跟藏鏡人,

但我發現有一個警察聽見我的禱告,

他開始保護我。

 

那是我在這個事件中上帝為我安排的第一個天使,

原來那個警察是教會的弟兄,

他是一個菜鳥員警,

剛好那天值班。

在那個當下,

只要有一個人眼神溫柔,

其實就給了妳十足十的勇氣面對接下來發生的任何事。

 

到現在仍很感謝他,

我想起那天我們回家看第一現場的時候,

他幫我擋住守在我家樓下像死神一樣的記者,

也幫我撐傘,

他也為他因職業倦怠而感到不耐煩,

對我們出言不遜的學長向我們道歉,

我覺得他是一個想起來就覺得溫暖的警察。

 

 

因為急救好像並沒有效果,

醫生出來問我們決定如何?

 

 

那個當下,

不知道為什麼,

心中開始有一股強大的意念支持著我面對,

我看著藏鏡人,

他說他沒辦法再看小貴急救,

小貴的胸腔都因為急救而塌陷了。

 

 

我流著眼淚告訴醫生,

讓我去看看孩子,

跟她說說話,

而急救.....我們決定放棄。

 

 

奇妙的事發生了.....

 

 

我走向小貴的病床前,

把手架在她的腳下,

平常,

只要我把手架在小貴的腳下,

她都會踢我,

她踢我又大力又帶勁,

這是我最喜歡的打招呼方式。

 

 

 

我把手架在她的腳下,

這次,

小貴沒有踢我了。

 

 

不過,

全急診室都安靜了下來,

因為,

小貴開始心跳,

剛剛不管打強心針也好、心臟按摩也好,

小貴都沒有辦法恢復比較看得出來的心跳,

所以這個時候,

小貴開始心跳,

護士和醫生面面相覷。

 

 

 

但我知道,

那是小貴愛我,

她即將要走,

給媽媽特別的禮物。

 

 

 

 

非常非常非常特別的,

相信應該多數的媽媽都不曉得孩子和自己的連結確實深到自己無法想像的地步,

我本來就聽過母子連心,

但孩子要走的那一個時刻,

早就不再受宮縮痛的我,

開始像分娩當下那種宮縮,

極度疼痛開始大力的宮縮著,

整間急診室都靜了下來,

好像平時我跟小貴單獨在床上。

 

 

我忍著腹痛對小貴說:

『妳知道的,

媽媽非常非常非常愛妳!

永遠永遠永遠都愛妳,

妳是我的小貴貴,

小貝貝,

媽媽的小貴貴小貝貝,

謝謝妳來當媽媽的寶寶。』

 

  

 

就像我們每天一起玩的時候一樣,

我對小貴逗弄了一下,

在我因站不住了轉身出急診室門口的同時,

小貴,

心跳停止。

 

 

 

我們一家人,

一起推著小貴的病床,

走向傳說中的太平間,

而事件並沒有在小貴心跳停止便結束,

我從來沒有想過,

這時候心已經碎成一千片一萬片的自己,

能夠再怎麼拼湊回去。

 

 

 

加入 

 

 

 

 

全站熱搜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