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050  

 

好啦,

其實是我忘記我最後寫到哪一週的工事,

所以這篇把我們不太順利的最後一段裝潢路也補齊,

畢竟上週日終於把室內設計師負責的工地給結束了,

文章也要快點生一生,

不然會拖得太多也太久,

到時就忘光光。

 

這陣子一交屋真的非常忙、超級忙,

本來以為交完屋應該會清閒不少,

沒想到完全不是,

許多小小瑣碎的事開始落到我們的身上,

一個一個要處理,

所以就進家具那天對於新家感觸和喜悅良多,

不久後,

立刻就陷進另外一個整理獄和購物獄裡,

忙的不可開交。

 

我原先還蠻有把握我會把最後一段不順的路記得很清楚,

屆時好分享給大家,

疏不知連一週都沒有過,

就差不多快忘記了.....(孕婦的腦袋實在不太管用)

 

回想一下喔!

記幾件比較有記憶點的事件好了~

 

其實這整段過程中間,

可能一方面我們第一次購屋和裝修,

基本的常識都未必有,

買房子也買的突然,

功課也沒有做到極齊全,

所以中間不管是因為我們的理解不足、常識不夠,

或者是要求比較高,

又或者什麼?

一開始和羊在溝通上的磨合就挑戰蠻大。

 

中間愈來愈順,

羊找到一個和我們溝通的模式,

我們也找到一個和他的溝通模式,

雖然彼此是超級老友,

但這麼密切的往來還真沒有過,

這次的合作又站在工作的立基點上,

最後就讓合作歸於工作是工作這樣的交集即可,

事情才簡單一點,

他對我們使用對一般業主的敬語,

和必要的話術,

而我們也待他如我們請來的專業人士,

有什麼疑慮全部都會直講,

大家心知肚明,

事情做好友誼就還是能很輕易維持住,

過度期的相處無可厚非。

 

不過......

相安無事到最後終段前還是出了幾件事兒,

一度差點不愉快,

還好那時真的心力交瘁只希望事情順順跑,

60分給它順順過就好,

不要計較太多眉角。

 

第一件事是我們太沒料到裝潢工程的每一個環節可能延一點延一點可能會延不少,

雖然說配工班是室內設計師的責任,

但我們有點太相信這一切會順順利利,

一開始羊說九月初一定會交屋,

非常篤定,

所以那時我家具從美國的海運要進櫃前,

再三跟羊確認加心裡盤算,

從預計的十月中海運貨櫃提前一櫃,

抵台的時間變成9月底。

 

當時想說9月初到9月底這中間若有變數,

時間上應該也不至於來不急吧?

因為那時在確認貨櫃的時候,

我家的木作已經差不多一半了,

沒有經驗之下,

以為木作結束油漆就快多了,

但並沒有。

 

這是一個敗筆,

在油漆以前,

是木作,

油漆以後我本來以為是剩下"木地板"和"收尾"兩件事,

沒!沒!沒!

 

油漆後面的木地板其實應該要抓到三天工時(我家全室鋪設約莫50來坪),

然後,

還有收尾會進的工班包括油漆、清潔、水電、木工。

 

這次羊雖然本來還是斬釘截鐵的說九月中可以交屋,

但九月中我看進度一直覺得不是很妙,

因為我家油漆是用染木的,

染木真的是個大工程,

 

IMG_6057  

 

九月中的時候,

因為已經到要確認木地板鋪設的時間,

逸室購那邊已經來信和我確認海運抵台和運送到我家的時間,

會落在9/30~10/3,

沒....想....到....

一直到9月20幾的時候,

(因為我總覺得一個月到二十幾號的時候已經要開始算月底不是月中了吧?)

我問羊:『我們什麼時候可以讓木地板進場?因為我家具快來了,木地板的也在問時間要排工班。』

羊竟然晴天霹靂的回我:「阿妳不是說九月底?」

是我誤會嗎?9/30不就是9月底?

不然九月還有更底嗎?

但他的語氣就是他沒料到我家具9/30會來一樣.....

 

 

當時我寒毛都立起來了。(登冷)

 

 

因為這件事一個弄不好我家具到我家後可能會很麻煩的,

畢竟我海運的家具都是大件的,

有我們的床和小孩的床,

還有客廳桌和穿鞋椅、六張餐椅,

網購海運家具的壞處其一就是沒有得寄倉,

臺灣沒有倉儲,

當時我一個晚上都在想:「糟糕!我可以把家具堆在哪裡?」

因為顯然沒地方先堆放,

我家全室要鋪木地板。

我本來覺得我預算的時間夠晚,

原先預計九月初交屋而家具九月底才到應該是非常寬限的,

沒想到最後我還是因為這件事煩惱到不行。

 

然後隔天我要藏鏡人不動聲色先去橋好把在臺灣的家具延後進場,

是說我們在臺灣的家具買的"原本"很少,

只有艾美精品家居一件餐桌,

和優渥的沙發和書桌、邊几,

這個直接往後約到10/3,

但沒有和羊告知以免他鬆懈了時間就沒抓緊便慘了,

逸室購海運那邊,

就只好賭一把讓它們晚到點,

最好超過10月1號,

因為憑我的感覺9/30是不可能會好的。

 

 

沒想到這還不是最糟的狀況題,

當天已經有點不高興,

但想說沒關係事情就一邊解決,

他回我的那句:「阿妳不是說九月底?」一付是我的問題一樣就吞下去。

 

 

隔天........

藏鏡人休假,

剛好去工地看看,

沒想到更糟的來了!

他在樓下,

羊跟油漆工人一邊閒聊一邊往樓上走,

沒察覺到業主已經在現場,

他一邊走一邊大聲對油漆工人說:

『沒辦法啊!業主發神經病啊~他們說要趕一趕不拉不拉不拉....。』

事實上我沒聽到我無法轉述,

但聽到的藏鏡人氣炸了,

他一路氣沖沖的回家打開房門,

說:「妳知道嗎?羊自己時間沒抓好就算了~還跟油漆說我們的壞話,

他說我們發神經病。」

 

第一時間我很生氣,

氣沖到腦門,

因為是誰神經病?

以為九月不只三十天的是我還是他自己?

今天神經病的到底是他還是我們?

本來超級想要立刻打電話去罵人。

 

 

不過因為好死不死,

前陣子才剛處理完一件很相似的狀況題,

突然有一個聲音飄進我腦海,

我心想:「也許他的用意只是想要用工人聽得懂的話術去促使工人和他站一陣線趕工,

只是碰巧被業主聽到他拙劣的話術。」

 

當時衡量一下,

其實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去處理這種情緒問題,

所有的工程迫在眉睫,

該怎麼處理只能處理事情不該再花時間去處理心情,

所以我按奈好我家老公,

要他不要跟羊計較,

一邊跟羊溝通,

我要說我自己真的長大了,

在經過這麼多歷煉之後,

這次的狀況題因為這些念頭可以順順的走。

 

 

時間到現在也早就忘記當時有多麼火大,

不過我還寫這段紀錄,

只是想要提醒業主幾件事,

我們都知道要預留時間,

但也許時間需要預留的比你自己想像的多,

後來我跟羊的太太聊天,

她告訴我,

一般甚至可能要把進家具預到設計師交屋後的一個月,

說真的我自己想想搞不好真的不至於太久,

畢竟久比太早來好,

雖然最後我們全~部~都~緊湊的平安達陣,

但當時那種心急的感覺到現在都還記憶猶新。

 

 

因為急就會趕,

趕工趕收尾都不好,

會有很多紛爭,

而且尾段的工地算是最留印象的一段時間,

需要留一段時間去檢查仔細和點交,

也需要留時間去補收尾,

真的幾乎都會遇到,

包括油漆補補或哪裡需要補強或改善,

像我就忘記我電話線只拉一條,

收尾的時候才又請水電再加一條,

因為很趕,

所以水電最後挖鏡子旁邊壁燈位置我也沒有確認,

挖下去我才發現我不喜歡但無法補救。

 

 

IMG_6058

 

IMG_6045

 

IMG_6066  

 

這篇先把壞的說一說,

因為其實壞的過程在我的記憶裡漸漸模糊,

先說壞再說好比較有FU嘛!

 

但我壞的還沒說完~XDDDDDD

 

就是,

說到壁燈,

一直到已經要收尾,

最後兩天吧?

 

羊才發現我放在工地的壁燈一個裂了一對燈罩都不見!!!!

那天我真的快氣死了!!!!!!!

 

 

因為帶它們去之前我真的看過那燈罩,

他卻一付本來就沒看到的態度,

雖然最後他說那是工地的失誤他要負責,

但他第一時間的回覆我總是很傻眼也很火大,

我已經習慣他這樣,

所以當時我一邊火大一邊找重買的廠商。

 

然後因為燈罩當時沒有,

鑽孔的比例真的是有夠奇怪的奇怪,

這變成這個房子我現在最討厭看到、

最努力想解決的一道難題。

 

 

看到這裡,

是不是覺得最後還真有夠不順?

 

 

其實.....還....沒....講.....完.....咧!!!!!!!!!!!

但我尿急先發這篇,

等一下再繼續說最後工地遭遇的不順。

 

 

fb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