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忍不住在文章開始前大笑,

這個星期的工作實在太妙了,

像士武那場是一星期沒睡覺,

但是這次的工作很酷,

為啥?!

XD在工作完後我不是在路邊睡死,

而是直接送進急診室。


這場是有桌花的,

以前插桌花就是插~

但因為這次的場地非常挑高,

所以特別設計不同於球花的桌花。


其實我一直很掙扎要不要插這次的桌花,

本來只想採投入式的作法,

但真的受不了自己對於作品的追求,

如果用插的時間分配會不足,

一方面一直被陳老闆唸,

他總是認為我不懂得預算和成本控制~Orz

但我又不忍心作品有些缺憾,

所以這次邊插花就邊和陳老闆吵架,

可能是邊插邊哭吧?

就把有毒的黃河汁液揉進眼睛裡。



真的該插嗎?

有人會看見這花的底座很特別嗎?

有人會覺得這個作品差這個花底座嗎?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

也許在別人眼裡看起來它就是雜草吧。



其實插這些葉材比做一個花球還費工,

又因為黃河是有毒的植物,

但我想取它的可愛顏色~Orz

於是我就中了黃河的毒。


那天晚上我們幾乎都沒有睡,

因為我非常擔心道具無法運送完成,

另一方面是桌花要到現場才能完全組裝,

而且插海芋非常需要經驗,

如果插不好把花泉插壞了,

整座我和小敏辛苦插的底座就報銷,

所以我必須自己做這件事。



另一個擔心的點是這次的新道具,

它的運送很佔空間、又要現場掛珠鍊,

平常陳老闆工作就夠龜毛的~

我們最常在固定大圖時吵架,

因為他龜毛到必須拿著皮尺分毫不差的作業,

這次有兩個大圖,

組裝新道具的事情又必須由他完成,

我們又要開車下台中,

所以工作有很多不確定性,

讓我緊張到不行。


因為中了黃河的毒,

去程時我的眼淚直流,

我是重度近視工作必須戴著隱形眼鏡,

不過左眼真的太痛就只戴著一隻右眼隱形眼鏡,

但還是要一直撐著工作,

我得自己插桌花才放心,

所以我流著眼淚工作直到佈置結束,

XD不是因為我不開心,

而是每一下閉眼、眨眼都痛不欲生,

會不自覺的流鼻涕和眼淚,

而我為了減少閉眼眨眼的次數,

都盡量看下面、眼睛只開一條縫。


所以看見我這副得性的賓客和餐廳工作人員千萬不要見怪,

我沒有哭也不是在哭,

Orz抱歉捏。


工作除了醜了點其實對痛沒有太大的感覺,

但一結束工作,

我真的開始非常不適,

非常、非常、非常的難過,

但因為中午小診所都沒有開,

陳老闆才把我緊急送到榮總的急診。





很感動的是新郎智明還特別打電話來給我們請我們去吃桌,

可惜我們都在醫院,

感謝雅莉一直陪著我,

就像以往一樣,

護士要她為我兩眼沖一千五百cc的食鹽水,

我妹也不斷搞笑助興,

一直到要撤收我也還不能離開醫院~

只好麻煩佳佳和陳老闆回去撤收。





事後佳佳和陳老闆說我們全部的花大家搶著要,

我真的很開心也很欣慰,

如慧還特別打電話慰問我我。


沒白費這次的辛苦過程,

唯一感到遺憾的是沒有辦法很周到的服務,

也沒辦法看一下如慧她們精心製作的MV和流程。



呼!不過我們終於完成這個星期艱辛的工作了,

我不想向上帝求我們每次工作都要順順利利的,

但是我感謝上帝一直藉很多事情教我們許多新的功課,

讓我們愈來愈成熟、勇敢,

不過我依然希望每對被我們服務的新人婚禮都是順利圓滿的,

都擁有一個難忘美麗的婚禮回憶。

全站熱搜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