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店貓嘿咻有了MIU老婆後~

生活完全沒有喘息的機會,

平時偶有些客人好友會帶些貓咪狗狗來看他,

頌欣家裡的脫脫也會偶爾到店裡玩,

或順便帶到狗狗笑了洗澡,

MIU如果有在店裡,

嘿咻就會被糾纏一整天~XD

MIU超愛咬嘿咻的後腳和尾巴,

他活脫脫是她的大玩具,

不過說也奇怪?!

平時嘿咻會對其他貓咪展露兇狠的嘶嘶聲,

獨獨對MIU就是再怎麼不耐煩也僅是將她推倒....然後...舔她...**,

雖然很下流,

但也很溫柔。(XD只能這麼形容)




嘿咻忙啊忙的度過每一天,

就在某天!!!

親家母打了通關鍵的電話......,

:「親家母,今天晚上嘿嘿八點會來我們家,妳們要不要一起過來?」

真的假的啊?

當然要啊!!!!!!!!

一家團圓應該也是大事吧~



我們很人類的覺得小咻看見他的親兄弟應該會眼眶泛著淚光,

然後邊抖著他黑黑的厚唇邊用喵語說:「...弟弟....是我失散已久的弟弟嗎?(渾厚)」

緊接著就朝著嘿嘿奔跑過去.

再上演撲蝴蝶的戲碼~

事情應該是會這樣發展,

想得我感動的差點落淚。


沒想到情況並非如此,

八點一到,

我抱著嘿咻急急走往親家母家中~

一踏進親家門......

並沒有看見所謂的嘿嘿在哪兒?

只看見有個人趴在地上,

莫非嘿嘿他....已經....所以....附身在....

嗚~~~~~~~~~~好悲傷喔!





說時遲那時快,

陳建安氣喘噓噓的追趕上來~

本以為他也覺得認親是件大事.

結果他緊張的說:我們沒帶鑰匙,店門被反鎖了。



我們只好先放下嘿咻讓他獨自面對這一切,

然後趕到店裡請開鎖阿伯來開鎖,

Orz陳建安一年要花很多錢在開鎖上~

他超常把鑰匙遺落在車內或屋內,

把自己反鎖,

我和他在一起叫開鎖阿伯的次數大概是我一輩子最多的,

真古怪。(題外話)


門開了我們就再趕回親家看嘿嘿,

噢噢!嘿嘿還是沒看見~

據說他躲進了沙發深處,

後來親家公只好搬開沙發才好不容易把嘿嘿抓出來,

哇賽!乍看真的好像,

還以為會很感動的嘿咻被抱過來後,

....除了沒有感動外,

還惡狠狠的猛對著緊張到軟腳的嘿嘿「嘶嘶」。





結果咧......

一晚上嘿嘿都在被嘿咻夫妻排擠下度過,

他最後找到的避難所是嘿咻乾爹的大腿夾縫,

可憐的嘿嘿難為你了~XD

下次再來玩喔!


    全站熱搜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