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週產檢的前一晚....

我第一次睡到肚子痛醒,

冒著冷汗邊爬起來撲浪求救問問陣痛到底是什麼感覺?!

實在很痛,

生平第一次把陳老闆搖醒,

他劈頭第一句就說:

『誰叫妳太累?』

他只要每次不知道該怎麼幫我就會說:

『誰叫妳****.』

然後每次聽到他說這個就火大,

於是自己忍著痛也不想再叫醒他~

打算如果真的破水就自己叫車去醫院生。




雖然疼痛難耐,

但看了看身邊無用的、已經又打呼的那個人,

我還是獨自迅速的起身洗了澡換上新的內褲,

把該帶的衣物和待產包都準備妥當,

第一次覺得那麼緊張,

心裡一直浮現大家告訴我的產兆,

但無從整理起,

只記得好多人說過同樣的:

『會有像大便的痛、會有像大便的痛.....』

『像生理期的悶、像生理期的悶..........』




我腦子一直想著:

「原來一生的事物都是在為另一件事物做練習,

包括大便、生理期.....」




想著:

「完了完了!這星期還有鞋鞋趴和手作趴耶!」




想著:

「還好還好~

 如果今天就要生的話...

 明天不用做那個我很害怕的乙鍊也不用被抽血了...」




想著:

「早知道早上應該快點去打一把金湯匙給小艦長含.

 一直拖~都忘了....去打一把金湯匙....

 給小艦長含著金湯匙出生....我忘了...」





總之,

腦子很凌亂、肚子很痛,

一整個人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看起來很鎮定其實很慌亂。




我坐在電腦前彎著身體,

一直沒等到破水或落紅,

感覺疼痛好像有點緩解的時候才再回到床上躺好,

邊算著疼痛的頻率當數羊,

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早上昏昏沉沉的在抽筋中醒來,

去上廁所看見陳老闆,

雖然沒有要他特別關切我和艦長昨夜的狀況,

但他一見到我醒來劈頭就興奮的告訴我:

『ㄟㄟㄟ!今天有賣草莓耶!!!!!!(他在講餐城)』

我一整個爆怒,

幹你娘咧小孩都要生了你管誰賣草莓你個大芭樂,

艦長的什麼都我自己買、自己張羅的,

你這陣子關心過嗎?

你整天在那邊草莓草莓、幾金幾金、幾百萬幾百萬...

賣草莓賣芭樂的你有完沒完啊?!




氣到不想跟他講話的讓他載去產檢,’

在我孕期的最末他就像一台不用跳錶但會靠腰油價的計程車,

我和艦長獨自走進去做要被肛肛的檢查,

連護士都感覺到我有一股濃重的肅殺之氣。





今天的產檢其實我很緊張,

因為是要做我最害怕的內診,

(乙型鍊球菌檢查)

雖然這代表著我的孕期已經走到最後,

也是最後一項自費項目的檢查,

還要免費被抽一管血,

看看是否貧血?



乙型鍊球菌到底是什麼厲害的細菌?

是如果染上這個細菌,

生出來的寶寶就會永遠「只得乙等不可能甲上」陷入壞學生的萬劫不復地獄嗎?

為什麼檢查這個要被肛肛咧?

我不懂。



總之.....

我今天看艦長的心情特別不同,

她今日的體重是:2298公克,

還好還好!

我瘦了一公斤她還是大了幾十克....

嚴肅的端詳她,

總覺得她看起來就不像會得乙下不得甲上的樣子,

她閉著眼、抿著嘴長得那麼資優生的臉,

還是沒有讓我比較放鬆,

對於接下來的檢查我感到相當緊張。



直到護士叫我脫褲子,

醫生如傳說般的拿了一支棒子先抹了我的下體,

另一支再戳了我的肛門,

最後稱讚我:

『好棒!妳表現得好棒!』

不知道被稱讚是因為肛門好棒?還是什麼好棒?

總之....

受到莫名其妙稱讚的我還是得到了一陣一直想求得的心安,

雖然不知道我乙型鍊球菌的檢查是甲上還是乙下?!

不過我很喜歡良品的女醫生和衛教師,

她們無意識的稱讚總是讓我感覺很安心。







心情放輕鬆後被抽血也不覺得痛了,

我和艦長終於完成這次驚恐的產檢,

回想產檢的一路以來,

從「恭喜妳!這是一個健康的胚胎」.

一直到「妳快生了~下週開始要隨時注意宮縮和疼痛感」....

突然覺得:

【你娘咧!當女人會不會太辛苦?】

男人只要出精、出一張嘴,

愈想就愈火大。







總之!

我和艦長已經上發射台了,

連待產包我都打包好了,

希望肛肛助我身體好,

通通肛門、清清排氣管,

看會不會跑得比較順。







艦長妳好:

這週產檢妳在睡覺~很明顯,

妳累了!我也累了!

我們要一起面對最後的疲勞真的很辛苦,

所以今天產檢我實在不忍心把妳叫醒,

因為女人才知道女人的苦,

妳趁最後的時光在裡頭好好休息吧,

畢竟妳一生出來一定會忙著吸奶忙著哭。

我真的很謝謝妳這一路我感到孤單的時候,

總是有妳陪著我,

因為我總是感到很孤單,

雖然我很怕吵、怕煩,

謝謝妳這一路妳用妳獨特的方式陪伴。


娘把我們的行李都打包好了!

我發現昨天我在疼痛的時候,

除了害怕和孤單的情緒裡其實還有很大的期待,

期待看見新買的推車裡坐著妳,

期待妳穿著我新買的衣服,

期待我們能好好相處,

所以也一直揣測著妳的星座。



妳會是什麼星座?

處女座?獅子座?

這兩個星座都很好~

都很合得來,

畢竟阿嬤是獅子座、佳佳是處女座....

和家人的星座都一樣,

相處起來一定很習慣。



除了我在練習有妳的生活之外,

阿嬤和佳佳也是,

她們總是會為了抱了誰的小孩特地打電話告訴我,

佳佳被小寶寶尿了一身,

也不害怕也不馬上去洗掉,

阿嬤則是開始為媽媽學習煮月子餐。





妳準備好的時候一定要先通知我,

我相信最近我做得準備夠多,

我們一定可以撐過去的,

還有,

記得.....

雖然大家總告訴媽媽生孩子像大一條特粗的十月大便,

但妳一定要認清楚:

【是前門不是後門!】【是前門不是後門!】【是前門不是後門!】

一起加油吧。







PS:

昨晚接近12點,

幫我和妳爸拍婚紗和婚禮的紅帽子殺人叔叔來我們家,

送來要給妳的高級澡盆,

妳一定要出落得亭亭玉立以後給他當模特兒拍很棒的照片,

報答他,

懂乎?





今天的傍晚阿妮也特別拿了一些恩典牌的衣物給艦長,

感謝捏!

我的朋友都以快遞之姿出現~XD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