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勇敢,我會勇敢,我答應過妳的。

 因為我是→妳的媽媽。』





---------------------------




8/28,

38w末的我不知道為何原先有的產兆都靜止了,

包括宮縮造成的疼痛感及抽筋....

甚至有好幾天能睡上一整夜,

一切的一切平靜到讓我以為我應該會拖過我原先的預產期,

加上當天餐城維修後多了許多新玩意兒,

艦長爸忙著研究那些新東西,

也停下手邊準備艦長用品的工作,

當晚我們幾乎忘了我們就要當爸爸媽媽了,

因為除了餐城的新玩意兒之外,

似乎是平常到不需多回憶的一日。



過了8/29 AM:0:0

是親愛的比荷媽生日,

當晚我非常確定自己不會生產,

祝福比荷媽生日的賀詞是:

「可惜艦長沒能跟妳同天生日~

 不然一定也氣質不凡.....」

比荷媽開玩笑的對我說:

「我是晚上十點多生的,所以...還有機會唷 XDDDD」




祝福完比荷媽的我準備洗個澡就寢,

沒想到上廁所的時候先看見內褲上躺著一灘紅鼻涕,

我不確定那是什麼?!

沒過一會兒我洗澡沖洗下體時,

一塊不小的血塊掉在澡間地板上.....,

襪靠!!!!

這不會是傳說中的【落紅】吧?!






我想:

不妙~也許等一下就會破水?

心裡一直浮現著很多身邊剛生的人說過的話,

像佳豔就是落紅和破水同時....

會不會我的羊水已經被洗澡水同化了????

總之也許我再過來幾天沒機會洗頭洗澡了,

快點把頭給洗一洗吧!





澡洗完我緊急告訴艦長爸:

『我落紅了,要有心理準備。』

那天晚上不管我跟他講什麼他都沒在聽,

發出應答也只是隨便搭理,

就只有我說那句的時候.....

他看得出來嚇一大跳,

他跳離位子說:

「真的假的?!真的假的?!」

我說:

『真的。(亮出有血的內褲底)』

他突然看來很慌亂的樣子,

在床上鋪上一層浴巾,

把我準備好的待產包和一些要帶的東西放上車。





當晚,

我開始因為陣痛和興奮而睡不著覺,

我一邊痛一邊咯咯笑,

「終於要見面了嗎?我的小艦長」

我看著同在一張床上的小咻和艦長爸,

幻想著即將改變的生活,

感到期待、緊張,

不知道我期盼已久的『她』,

會是個怎麼樣的『她』。





不過....

這看來不是小艦長選的日子,

這日我陣痛到睡著,

但我依然沒有破水也沒有宮縮密集到入院的程度。




8/29一早,

我聽了一下撲浪媽媽經驗談,

自己也查了一下許多生產記錄,

發現落紅後一切都不一定,

有的人落紅不久緊接著就破水,

有些人則是落紅後還等了一兩週才生產,

我實在判斷不出自己現在的狀況如何?

經驗談似乎不足以成為標準,

只好打電話問一下生產醫院的衛教室,

得到的答案跟大家說的差不多:

「測宮縮直到頻率穩定到5分鐘一痛。」

「如果破羊水就一定要快點到醫院。」




還好我還算有點常識,

我知道不是每個人都會破羊水~

想說來測宮縮值比較實在,

但因為我那幾天精神都無法集中至五分鐘,

我就在陣痛、撲浪、猛吃可以補鐵的食物中度過,

不過我始終不知道我宮縮到底幾分鐘一次,

就一直重算再重算、重算再重算、重算再重算。




後來....我乾脆放棄,

我決定等到我痛到受不了再去醫院就對了!







                         【待續】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