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勇敢,我會勇敢,我答應過妳的。
   
 因為我是→妳的媽媽。』




-----------------------





開到四公分前我都很好,
   
開到四公分後不是因為忍不住痛了而不好,
   
而是就在我覺得:「原來我能忍開到四公分啊~(嘆)」的摸門,
   
突然有個恐怖淒厲的聲音從樓梯間傳來,
   
我看見一個孕婦跪倒在地上大吼大叫:
   
「要~~~~~死~~~~~啦~~~~」

   
「我~~~~~~~~~好~~~~~~~~~痛.....」
  




我眼睛瞪大、嘴角笑著心裡狂發抖,
   
心裡想著:
   
「.....她開幾公分了?
   
 我等一下會不會也變成這樣?」
   
   
   
她開了八公分,
   
等到她開十公分可以進去產房的時候已經是三小時後的事,
   
這三個小時我不斷聽見她傳來的哀叫聲,
   
   
最恐怖的是最後....
   
聽見她從產房傳來被卡車碾過的聲音,

   
我更是嚇到有點想哭。
   
   
   
   
   
   
受到震撼教育的我,
   
隨著我下體的出血量愈來愈多、
   
腰愈來愈痠、
   
愈來愈笑不出來、
   
愈來愈控制不了一局六分鐘的動物管理員、
   
愈來愈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連產球都開始救不了我的疼痛,
   
我在待產的時候多半都是搖晃著的,
   
有時候坐在產球上搖晃,
   
有時候扶著桌角搖晃,
   
有時候躺在床上搖晃,
   
開始覺得等待子宮頸開的自己好像大海裡的一條船,
   
只不過那條船一直換、一直換,
   
一直從搭郵輪→搭台馬輪→搭三角船→搭舢舨....,
   
愈來愈搖晃、愈來愈茫然,
   
我能為自己做什麼呢?
   
就只有在每開一公分的時候在床邊忍痛做20下的青蛙蹲,
   
就這樣我在漫長的等待和無盡的宮縮輪迴中等到開五公分。




   
   
   
我已經累了,
   
兩天沒睡的我已經開始想睡覺,
   
但我痛到睡不著,
   
疲憊讓我愈來愈不耐疼痛,
   
每一次宮縮都足以讓我蜷縮身體,
   
我第一次流了眼淚,
   
不是因為痛,
   
而是開始感到無助,
   
我怕我自己的體力撐不過下半段最痛苦的時光。



   
   
我只能感謝,
   
這一整天,
   
艦長還是跟整個孕期一樣活動力十足,
   
非常痛的時候只要感覺她還動得那麼厲害,
   
至少還放心她很好,
   
雖然我不知道她的動是不是也像我一樣是疼痛的扭動著?
   
希望不是,
   
希望痛的人只有我。


   
開到五公分的時候,
   
已經是晚上九點,
   
果然是來不及水中生產,
   
看來艦長真的可能如夢裡一樣在夜半出生,
   
我的宮縮開始遲滯了,
   
護士來為我內診順道塞了第一劑催生藥,
   
這樣可以加快我的產程。





護士來為我塞藥的時候,
   
問我:「妳要不要打無痛分娩?」
   
我雖然真的很痛,
   
但看看身邊臉很窮酸的那個人,
   
想說:「還是省一筆吧!勇敢一點就省六千了....」
   
對著護士堅定的說:「不用。」
   
護士看著已經疲憊到流淚的我說:
   
「妳確定厚?....那妳真的要加油喔!」
   
我點點頭說:「我會勇敢.我會加油。」



   
   
有聽說過了六公分後會開始非常痛,
   
也有聽說塞了催生後會開始非常痛,
   
這兩樣也許都對我適用,
   
我塞了塞劑平躺了十五分鐘後藥效發作,
   
開始進入獸期,
   
這時候的我開始無法忍痛,
   
我坐在產球上也不是、躺在床上也不是,
   
我疼痛得扭來扭去,
   
此時看見一臉無事睡在沙發上的艦長爸就一肚子火,
   
「為什麼他可以這樣無關緊要?!」
  
我說:
   
「你就不能做點什麼嗎?」
   
   
   
他不耐煩的伸手為我按了按肩頭,
   
我覺得他的不耐煩此時我無法忍受,
   
甩開他的手說:
   
「***(髒話)的你憑什麼那樣輕輕鬆鬆躺在椅子上休息,
   
   
 我就要吃這些苦!!!」
   
   
   
他也氣起來對我大吼:
   
「妳不是很能忍痛嗎?妳不是很厲害?妳不是說妳都不會害怕?」

   
   
我氣到不知道該回什麼,
   
一肚子的委屈和忿怒化為兩下重拳打在他的肩膀,
   
他大吼了幾聲跑到外面去。
   
   
   
   
本來堅持不叫媽媽來陪產的我,
   
忍不住打電話給媽媽,
   
那時已經晚上十一點半了....
   
媽媽還擔心的睡不著覺。
   
   
我聽見媽媽的聲音開始大哭了起來,

   
都已經要當媽的我卻像個孩子,
   
大哭著對媽媽說:
   
「媽媽...我好痛....媽媽....

我好痛...我真的好痛..」
   
我媽說她馬上趕到醫院來,
   
掛掉電話的我大哭到一個不行,
   
這是產程裡我最脆弱的一刻。
   
   
   
   
不久後,
   
護士再來幫我內診和測宮縮,
   
看見大哭的我,

   
她們嚇一跳,急忙說:
   
「頌欣不能哭...哭了鼻子會塞住,
   
 妳呼吸不良的話,小寶寶會有危險。」
   
   
我聽見她們說小寶寶會有危險,
   
我突然想起自己是媽媽,
   
擦乾眼淚大口呼吸,
   
不斷告訴自己:
   
「妳要加油.妳要勇敢」
   
   
   
   
   
因為我知道這時候依賴誰都沒有辦法幫助我,

   
除了依賴我的信仰外,
   
所以我除了禱告,
   
只要我痛,
   
我就開始咬牙和咬嘴唇,
   
盡量讓自己不要發出疼痛的聲音,
   
原來我真的痛的時候是安靜的,
   
除非我暴怒。
   
   
   
後來我媽媽真的和我妹妹一起趕到醫院,
   
我看見我妹帶著雞排一付來看戲的樣子,
   
我媽一到醫院就問東問西在我耳邊碎念.....Orz

   
突然很後悔叫她們趕來,
   
早知道一個人撐過去就算了,
   
於是我又把她們趕回家,
   
這個時候,
   
真的覺得自己非常孤單。
   
   
   
   
   
我開始覺得整個等待子宮頸開的過程,
   
好像民間傳說裡沒記載到的某一層地獄,
   
地獄裡的某一層是被火燒死了又活了過來...

被火燒死了...又活了過來.
   
而我在的這層地獄是重覆著:

五分鐘一次疼痛到打滾→測宮縮→被內診,

為什麼我要下地獄?
   
我是做了什麼壞事?
   
為什麼我要一直這樣輪迴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超生?
   
   
   
   
   
   
我什麼時候....才可以開到十公分.....
   
   
我真的好累,
   
我好想睡覺,
   
我好痛....,
   
真的。


       【待續】

全站熱搜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