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阿勇會跟姐姐們這麼玩,

平時我會帶勇和軒、小妡、阿晴和cc玩,

不知道是怎樣?

我為什麼會誤會嬰兒都是各玩各的偶爾交集?



因為這天,

我很不可思議的發現,

勇真的會「跟姐姐玩」,

說大姐姐已經聽不懂的嬰兒語,

很認真且很崇拜的看著姐姐,

想「跟她玩」。





看著這樣的勇,

我有點驚訝也有點抱歉,

畢竟媽媽是大人,

大人就是會因為意會到自己是「大人」,

所以有一堆有的沒的芥蒂,

造成無法像孩子似全心全意「玩」的緣故,

這樣的我,

一定常常讓勇感覺很寂寞吧?



我看著小姐姐定定看著阿勇的眼睛,

突然覺得很感謝也很感動,

她願意和我的小寶寶玩,

不介意她們的語言不相通,

不介意阿勇幫不上她的忙,

不介意阿勇沒辦法靠自己移動,

阿勇僅是崇拜的看著她、扶著她的膝蓋,

對她大聲說著只有她自己聽得懂的嬰兒語。



別人對我的孩子友善,

就是對我友善;

別人對我的孩子體貼,

就是對我體貼;

別人對我的孩子溫暖,

我也覺得非常溫暖。


在一旁看著她們玩耍的我,

也覺得自己被好好對待了,

我也像勇那般抬頭仰望著那對孩子的父母,

剎那間我也突然對他們崇拜,

崇拜他們能教出那麼溫柔善良的孩子,

我希望我也像他們一樣。




天使般的小姐姐要離開的時候對勇說:

『小寶寶,我要回家了,再見。』

那道別的溫柔細軟聲調,

連我都捨不得了起來。







「謝謝妳對我的孩子溫柔,

 就因為妳對我的孩子那麼溫柔,

 我也希望我能教出一個對別人溫柔的孩子;

 謝謝妳對我的孩子友善,

 就因為妳對我的孩子友善,

 我也希望我能教出一個對別人友善的孩子。」






這個下午對我和勇真的是個美好的下午,

就只因為遇到一個美好的孩子。










    全站熱搜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