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打從娘胎出來就和我相愛的人。』



我終於有機會這麼說,

對於一個愛人與被愛從不相對等的人,

能很有把握的說這句話,

真像在做夢似的,

但我就那麼有把握她和我相愛,

而且是打從娘胎,

因為我正是,

她娘。







在受盡苦楚、畢生最痛後,

母體的某處被撕裂開,

這紅孩兒也被剪斷某個和我曾有最互相依賴連結的某處,

我們各自經歷各自的痛楚後,

她終於走入她與她自己的世界。







隨後不久,

她,

有自己的名字→陳勇嘉



雖然不是她自己取的,

但這個名字很適合她。












其實,

媽媽我覺得勇】這個字,

完全不是天然的厲害,

甬力....

媽媽覺得這個勇】,

美在曾經非常盡力經歷黑暗的甬道,

這是媽媽期待的人生,

也是媽媽期望的人生,

之於妳、之於我都是,

所以媽媽非常感謝妳的爺爺,

為妳取了一個這麼適合妳的名字。



我相信,

有能力苦盡甘來、盡全力爭取妳要的幸福、黑暗之後必有光明...

不盡然完美但結局讓人拍案叫絕的人生,

是我們全家(包括外公外婆家、爺爺奶奶家)對妳最大的祝福。







我打算要來花三天寫完這連載的網誌,

因為妳也是這樣經歷三天出生的,

我得好好回味再三,

所以花三天差不多,

可惜三天後妳依然不識字,

但我就先寫起來等吧。






                      (待續)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