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離開神宮後,

爸爸嚴肅的告訴我一個事實,

就是等一下下池袋站動作要快!沒有時間逛,

因為時間已經三點接近半,

我們還得搭回阿佐谷站的住處領行李勢必會拖到四點,

五點五十的飛機....

接下來的行程一切都要快!快!快!



XDDDDDDDDDD.

這些話剛剛在神宮怎麼不說啊?

我根本不想去什麼神宮,

但都已經走到這步田地當然是這樣照做,



我衝出站叫爸爸和阿勇在車站邊邊等我,

該死的是我忘了我是在池袋的哪一間相機店看到那台相機的...

所以我得連跑三間看看。






棟與棟間的距離又超遠、假日人又超多超擠...

不過媽媽這幾天存腸捏肚就是想要買一台相機給阿勇啊!!!

我在迪士尼都忍下來了、在自由之丘都忍下來了,

怎麼可以在這種關鍵時刻放棄咧?

待我終於找到這台相機,






店員當我的面拆封給我瞧瞧,

確認無誤的付了錢,

我終於完成在日本買台相機給阿勇的大業啦!








離開池袋,

藏鏡人開始非常緊張,

我可以感覺他又要進入暴怒模式了,

身為他的老婆可以了解他的這個特色,

但不一定可以、也不覺得每次都要容忍他緊張時的遷怒,

所以氣氛開始古怪了起來。





其實我們還有一個應該要夾雜的行程是-看一下羽田空港,

順道幫PARTY買她想買的ROYCE巧克力,

不過在這麼古怪的氣氛下我連提都不敢再多提.




我沒有像這一刻這麼體會到住處和車站這麼近有什麼好處?

除了回家休息的速度可以加快外..

藏鏡人要我和阿勇等一下搭到阿佐谷站待在月台上別動,

他要用跑的回住處領行李。





回到阿佐谷,

時間來到了四點左右,

接下來要再去新宿轉山手線到品川搭空港特急,

這一整段的時間要快五十幾分鐘,

不過壞的是....

這天是假日,

阿佐谷站的休息是連車都沒有停,

我們得搭慢車到新宿.





藏鏡人從車站奔出到住處領行李再回到月台和我們會合的時間是五分鐘多,

他一見到我就說:

等一下不要再機機八八的,

沒有那麼多時間讓妳機機八八的!

如果有樓梯就是硬幹!硬上!

媽媽的腳真的很沒有用~

這段話代表他因為焦慮的暴怒指數已經滿點。




我覺得我當時EQ真高,

只跟他說了一句:好啦~你不要緊張.

其實我氣斃啦.(轟轟轟轟轟轟轟)

媽媽的腳是很沒用沒錯啊!!!!!

但你兇個屁啊。





該死的我們搭到了新宿人山人海,

帶著大包小包行李的我們不曉得第幾班才擠上列車,

我只記得當下一直不時會聽到爸爸傳來的:

硬幹啊!硬上!

我好像什麼種豬或種馬一樣,

要一直聽這種奇怪的指令。






就在我們擠上新宿往品川的山手線時,

開沒兩站到原宿突然列車停在鐵軌上....

不.動.了!!!!!!!!

不.動.了!!!!!!!!

不.動.了!!!!!!!!

跟爆笑卡通才會演的劇情一樣,

幹嘛我的人生不能正正常常平平順順的啊?



本來經過幾分鐘沒有覺得太奇怪.

以為只是要會車.

後來超過十來分鐘車廂裡的人開始鼓譟,

爸爸開始焦慮到最巔峰,

車上傳來的廣播我們聽不懂,

在經過數次的廣播之後,

車子總算動了起來。




藏鏡人突然抓了狂似的大叫:

『車在往回開!車子在往回開!』

因為我對於方向完全沒概念?

當下無法判斷爸爸說的對不對,

不過如果在這種焦慮巔峰的時候沒有照他的指令一定會很麻煩的,

他要我們馬上下車。




所以帶著大包小包的我們就衝了下車,

他本來想擠上對向的車但被我攔了下來,

他不停的說:

『怎麼每一輛車都在往回開?每一輛都在往回開?』

當下的感覺真的很可怕,

現在回想起這段真想扁他,

當時我問他不然我們搭計程車趕到機場去好了!

但我們兩個全身上下剩下一萬(他)三千(我)日元,

而且我們都沒有信用卡,

重點是...

因為3GS沒有開通,

連個手機都沒得打給誰求救,

那種無助又恐慌的感覺真的很可怕。





後來我發現一個事實,

在我們錯過了好幾班車之後.....






【車,根本就沒有往回開!!!!!!!!】

是他緊張看錯了。

哪來那麼容易緊張的人啊!

這下你們就知道這些年來我過得有多苦了吧?

一緊張就要生氣的傢伙真麻煩.




所以我們急急忙忙又擠上車,

當時的時間是五點十分左右,

待我們飛奔到品川空港特急搭上車更是五點十來分。





我們最幸運的是在此時搭上的是什麼站都沒有停直接停羽田的,

但即便是搭上這樣的車還需要快三十分鐘才會抵達機場,

一整路藏鏡人不停碎念著他的《早知道經》

早知道怎樣.早知道怎樣.早知道就怎樣怎樣....

聽得我一肚子火,

因為這個世界上誰都可以早知道的話信上帝幹嘛!!!!!!

最該早知道的是你他媽幹嘛要去拍增上寺的小地藏王菩薩啊!!!!



這是我在東京按下的最後一個快門.

是一張最值得紀念的照片,

因為下次再也再也再也不要這樣啦.....。







後來的我們發生什麼事呢?

後來我拿著我們三口的護照遞給櫃台的小姐,

本來優雅的她們眼睛都突然一亮有驚一跳的神情,

我知道事情一定超不妙的,

飛機在十分鐘內就要起飛了。





小姐們不停走來走去用耳麥一直對話著,

我們的推車和行李一起秤了重就送拖運,

還派了一個小姐準備帶我們快速通關,

她帶著我們一路小跑步到安檢的入口,

通過安檢後.......

她對我說了一聲:

『優嘎搭!!!!!(太好了的日語)』

我還以為可以輕鬆的登機了,

沒有.




緊接著藏鏡人和一勇也通過安檢後,

小姐帶著我們一路狂奔,

我說過,

在池袋的時候我花光了我的日幣,

在神宮的時候我已經花光我所有的體力,

連快走都是透支體力的我,

背著大包小包這時候要開始狂奔啊,

是狂奔.

不是小跑步.

是衝刺般的狂奔,

我好像畢了業出社會就沒有再跑過步了啊啊啊啊啊啊...







羽田空港比想像得大(大概松山的四倍大有喔?),

我跑這段路跑到我的人生跑馬燈都現身了,

氣喘噓噓的聲音是分貝級的,

我看著自己從出生到長大的片段影像...

一路播映到早上去明治神宮外苑的悠閒並木,

我看著已經離我好遠的爸爸都聽不清楚他回頭對我叫囂什麼,

體力不支的我眼淚直直落下。





還好.

有出發就有到達,

我們終於在飛機起飛前六分鐘抵達登機口,

全部的人員都為我們拍了手,

嘴裡一直說:優嘎搭優嘎搭...

我.們.終.於.搭.上.飛.機啦啦啦啦啦!!!!

(去程的屎摟艮是”阿喇鬚”回程的屎摟艮是”優嘎搭”)

還好我早早就劃了位啊。




↑回程還是有送這好棒的兩袋東西.

就一樣是一袋麵包超人尿片和一包牙餅和一根香蕉.

回程的嬰兒餐食我們就不跟她們領了~

因為阿勇爆炸的狀況非同小可,

她一定不願意吃就不想浪費了。

但空姐還是貼心的送我們兩包超好吃的機上零食.

叫什麼什麼媽媽的.





果然,

人生如戲但不是戲....

通常連續劇演到這裡就該有個HAPPY ENDING,

我應該要寫:

後來阿勇累壞,所以我們一家癱睡在飛機上一路飛回台灣,

我們終於平靜愉快的結束了我們的日本自由行。








如果你真的認為我這麼寫.

那就錯了!!!!!!!

回程的分秒比在奔跑的分秒還難捱,

阿勇不知道怎麼搞的爆炸了~XDDDDDDD

她像是一支被困在瓶口的沖天炮,

抓也抓不住的一直發出爆炸聲響,

我們會忘了來時路的機上經驗是因為回程更可怕,

藏鏡人經過剛剛的震撼教育還不能休息,

他抱著阿勇去飛機廁所裡躲著,

我從來沒有聽過哭成那樣的阿勇,

實在不曉得她是怎麼了?

不是要吃也不是要玩也不是大便了。






總之,

我們那航程的兩個半小時都不知道是怎麼捱過的,

連從來都不嫌她重的爸爸都說出:

我.再.也.不.要.帶.她.出.門.玩.了!!!!!!

(不過爸爸最喜歡放大絕說再也不倒是真的,

 所以聽聽就好....)


飛抵台灣後,

我和我那快要爆破的膀胱才稍稍的減輕了壓力,

不然阿勇爆炸的時候狂踹我膀胱到害我差點尿失禁。








↑這是回程的機上餐.還好很方便我們食用.

 我們輪流吃.




對了!回程我們又搭在機翼旁了....

而且去是左邊回是右邊.

XD一架飛機幾支翼?的問答又在我心中現聲.

還有~花博的夜晚從飛機上鳥瞰也實在太美了吧。






下機的一路我們都不敢直視旁人,

因為帶給大家困擾的我們實在太丟臉了啊....

對不起啊!和我們同班機的大家,

謝謝你們的體諒,

如果你們有看到我的文章。

也謝謝我們的機組人員,

妳們實在太親切太NICE了啊~~~~~(擁抱)






總之,

勇家終於!總算!完成了這趟一家三口的第一次出國自助行,

而勇媽終於!總算!完成了這冗長的要命的旅記.








祝大家百年新年快樂!

雖然目前還沒確定要去哪兒?

但想見結束這趟旅行和旅記,

肯定是為了迎接更精彩的下一趟旅行,

畢竟爸爸整個變成日旅著魔者,

從回來後一直泡在日旅板做功課和答題~XD

SO......*_*好期待噢!

下次爸爸會約我們去哪兒咧?

科科科科科....

請大家跟我一起期待著吧。




                            (全文完)











 




全站熱搜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