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youtu.be/6T_v8ukFHqg 邊看邊聽這首歌,我邊寫邊聽。



阿哈~我又隔了差不多兩週才新增這篇網誌了,

而這兩週中間經過了一趟"空"旅行和一次萬聖節工作和一次產檢應該要紀錄,

不過我還是先把上篇連接著的下篇完成好。



在結束喜樂事務所後的日子,

因為頓失重心和腳步,

就因為什麼都歸了0,

這段日子當中也因為要找個步伐或方向認識一些人,

而舊識們不少正一步步邁向他們的夢想之路,

就只有我停了下來的感覺真的很恐慌。


不過感謝上帝也讓我在這兩年開始經營起真正的家庭和婚姻生活,

雖然工作或夢想那塊失速了,

當初為了婚姻和家庭放棄了喜樂倒是真的在這兩塊人生中有嶄新的開始和獲得,

藏鏡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我們的紛爭隨著他的工作穩定下來,

加上以往各種生活壓力導致的爆點一一化解,

我們的相處一天比一天接近我們想要的,

就是非常平凡的那種,

小家庭生活,

其實歸回平凡也算是一個夢想的實踐吧。


不曉得一般人眼中的夢想是什麼樣的?

是那種非得要有華麗開場或逆光結尾的橋段?

或是一定要熱血沸騰感人肺腑?

話說回我觀察好初的背夢人中,

夢想的模樣,

就是........早上起床晚上睡覺,

且常常看起來很累&有時候不曉得自己在幹什麼,

對未來卻......想得很少、做得很多。



 對我來說可以在好初一次看盡追夢踏實的各種年輕肉體是幸福的事,

因為其實這種姿態是幾乎沒有範本的。




我們第一代的工讀QUEEN

她在臺上揮汗如雨,

在好初端盤子洗碗做飲料也完全不馬虎,

她在好初的日子是好初最單純也最快樂的一段小光陰,

後來她離開好初的工讀找到了一間正職的公司交了一位樣貌堂堂的男友,

而她與她的舞台也依然在弦上不止。



這孩子上班上學之外最關心的就是社會國家大事,

上次王家都更案和美麗灣抗爭的現場,

都有她看來嬌弱的身影堅強的靈魂同在。

(對~對!傳說中的憤青是也)

但!!!在好初早餐一樣端盤子洗碗收桌帶位....

做著再日常不過的瑣事。

前些日子她離開了好初的工讀生涯,

開始了先前往花東做時下最流行的三失浪人,

蠻期待她的下一份職志或她又會出現在什麼場合?

這看來溫順其實叛逆的小子。




這孩子是舞者,

周先生與他的舞者裡她是固定的成員之一,

(綠色的衣服的舞者↓)



她與她的生活照理來說依照我從小到大的幻想,

應該跟舞衣一樣炫目又迷幻,

不過搞半天認識她後才發現只有一件事跟我幻想的相符,

就是像舞衣那麼【緊】,

NONO!不要想歪~

我說的是緊是:踏實得緊咧她。


原來她的日常是教舞和接些特別的演出,

偶爾也幫幫朋友的各種奇怪的忙,

她男友星合在拉斯維加斯太陽馬戲團的時候,

她也跟著一起去待了一陣子,

但看過她表演的神情或和她相處過,

就會覺得她如果有一天為人所知一定不是因為她是誰的女友,

她真的是個很認真過生活的好孩子。


她們這種特殊的工作讓我非常好奇她們怎麼看待未來?

不過對於未來或是夢想她們似乎完全沒特別的看待或是為這幾件事加註意義,

就是參與著、

高度的參與著自己未來的可能,

然後......一樣在好初早餐收盤子洗碗做飲料帶位,

過著全然投入生活的生活。



這兩個孩子是劇團工作者,

對於劇團工作薪資和阿布聊過感到驚訝的不得了,

而且未來嘛?!

未來的輪廓可能是什麼樣的,

阿布卻說目前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他想做的事和他想要到的地方,

我有時候會可惜他沒有想過要放棄,

因為他真的是個好員工好同事,

和他一起工作會有一種很的感覺,

當然不是可以因為有他們在就偷懶那種爽。



而是看他那麼賣力,

且他總是不帶邊際的貼心又好笑,



我覺得這樣想想他還真是個好演員,

因為在哪裡做什麼就完全到位,

演什麼像什麼其實也很人生吶,

當然對於他們專長的劇我是一竅不通的,

不過就旁觀者來說,

我真的很經常看著阿布工作的樣子非常敬佩他過的生活。



除了他們之外,

因為在好初短時間交錯了很多人的人生,

好像翻看了不少本故事書,

讓我重新的思考了對於我自己這種已經當了媽媽,

幾乎有一半以上的自己無法受到自己控制的人生,

還有什麼可能?!

對於夢想對於自己對於未來......。



我至今當然也還沒得到什麼能下的結論,

所以其實這篇我從開始寫到現在也鎖有一個月了吧?

因為我實在不曉得跟怎麼結尾好。

我不曉得我可以做什麼?

也許只能做的只有不要再想著我應該這樣我應該那樣我也許這樣我也許那樣,

或種種關於條件的問題,

就是站起來,

把自己最能掌握的小生活過好,

那有點模糊完全猜不透的未來,

就交給掌管未知的上帝。



夢想嘛!

這種有點浮誇到像幸福被氾濫運用的辭彙我也懶得再度去定義它了,

(好吧~XD其實是無腦的孕婦真的無從定義起,

即使已經差不多是文章的結尾)

不過我真的期許自己不曉得會去哪,

都能懷抱著一定會到達的希望。


而我現在偶爾被點綴在好初的生活很快樂,

那種不太知道要做什麼好但好像又為自己默默做著什麼的感覺其實不會太糟糕,

尤其能觀賞著每一個努力生活的人為什麼事流血流汗真的是件快樂充實的事,

我真的很愛他們!真的,

希望他們不論留在好初或離開好初都安好,

那些曾喊過我姐姐的孩子們。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