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們都喜歡貓,

好初從我弟創業到現在一直都有餵這個街頭的街貓,

在好初最資深的街貓是阿敗(阿醜的台語)



很多到好初用餐的客人應該都對阿拜很熟悉吧?!

她從有好初到現在至少生過四次小孩......

這是個驚人的次數,

而慘的是她生的第一代小孩-阿挫也是女生,

很快的阿挫也加入了生小孩的行列,

她們是淫蕩母女檔。


本來戴和matt就有點想要做TNR,

阿挫誕下了大橘白小橘白且大小橘白漸漸長大後,

好初的街貓已由原先只有阿挫和阿拜

偶爾可以見到大白豹黑

一直到現在有以上這些角色再加上拉拉貓屋頂的黑白貓屋頂的襪貓

和阿拜最新的寶寶小小黑小三花表妹(表妹最後由戴戴收養),




族繁不及備載......

寫這整串就只是想表達簡單的一句:

好初街頭的街貓已從兩隻變成十隻了啊啊啊啊啊啊。




於是TNR變得有些刻不容緩,

畢竟街貓卡門阿拜不是浪得虛名,

加上聽說貓與貓交配只需要三秒就會射,

射入才排卵子(以上這種不知道哪來的常識笑笑就好~XD),

光想到一天會有幾個三秒就讓人不寒而慄,

再說好初很妙的是街貓朋友通通都是女生,

光這些女生一但通通都再生一次,

總覺得很快好初這帶的街貓密度恐怕就可比排隊人潮了。


在家裡有空幫這忙的姐姐我,

迅速和長青約好帶貓去TNR的事項,

某天一下班就立刻去買誘捕籠,




看到誘捕籠的此刻才發現明明很常聽見或看見傳閱的TNR其實離我的生活很遠。






先列舉一下在TNR前我們到底做了什麼事呢?

1.打電話問長青動物醫院TNR的費用

(含住院7天和一劑蚤不到,母貓結紮,費用3000元)

2.買誘捕籠1100元

我們買的是腳踏式的,其實還有那種傳統誘餌掛式的,醫生覺得我們買的這款會有一點危險,

因為野放的時候手會很需要靠近籠子很容易被受驚嚇的貓抓傷,不過因為我實在也沒仔細看

別種長怎樣?

另外其實誘捕籠可以向新北市流浪動物協會租借,

其實應該還有別的租借點,不過因為我們要長期做這件事就乾脆購買一個。

3.撿一個大小可以覆蓋籠體的紙箱並準備一個大黑塑膠袋和一塊大的布。

這是為了避免帶貓去醫院的途中受到風寒或驚嚇準備的,還真的是非常需要,

因為街貓真的會不停的衝撞籠子如果感到害怕的時候,所以有這層保護

一來是可以讓牠們覺得安全二來我覺得如果不幸籠子被撞開好歹還有個遮擋的讓牠們不會跑走。




我不曉得別的醫院如何?!

長青的TNR跟家貓結紮不同的是不需要事先約診,

只要打電話去確認有沒有街貓的空病房就好,

醫生們會自己塞診在空檔為街貓結紮。








終於來到好初要抓第一位TNR貓友的日子,

那天我們整天沒有餵食大家,

一直到傍晚,

街貓看我們下班了都圍過來等我們放飯。




對鏡頭笑的是阿拜



因為跟這邊最資深的街貓阿敗實在熟到不能再熟,




本來以為是她會沒戒心的順利被誘騙進去,

一開始也真的如我們想的這麼順利,

原先聽見外頭藏鏡人興奮的說:果然是阿拜!果然是阿拜!

沒想到才沒兩下子就突然聽見藏鏡人激動的大叫,

因為我們放的盤子太大讓貓太靠近籠口,

阿拜的屁股露在外面藏鏡人推牠一把,

受驚嚇的阿拜突然反身抓傷藏鏡人的手後迅速竄逃,

大家都愣了........。





不過更讓大家驚訝的是接下來進籠的是我們以為會一直捕不到的阿挫,

阿挫之所以會叫做阿挫就是因為她一直很挫,

都已經餵養一年了還熟不起來的阿挫非常怕生、也非常怕人,

有些神經質的她是絕對不可能被關的,

有一次只是想麻煩阿拜和阿挫幫好初的倉庫抓抓老鼠,

就把店門關上一下下,

兩母女竟然像發瘋似的四處亂竄,

光想到那幕再想想如果阿挫被誘捕籠抓到,

並得因為結紮在醫院住上一週,

真的不曉得會是什麼光景。



但當天就是抓到她了呀!




命中註定的好初第一隻TNR竟然就是難度最高的阿挫呀!



因為阿挫這麼怕人,



想當然爾那天對她來說也是煉獄般的一天吧?




被一向信任著的我們關在籠子裡,

她是不是想著:『好初該不會要出貓肉堡吧?.....所以才....把我們....都養得肥肥的.....

我得叫我的媽媽和女兒們塊陶呀!!!』

那是個雨夜,

我和藏鏡人載她去長青動物醫院的途中行經風好大的華江橋,

因為雖說這是個機車載得下的誘捕籠,

但藏鏡人得把腳跨在裝誘捕籠的箱子上,

在橋上風大雨大阿挫又不停衝撞籠子,

我一邊膽顫心驚我們會不會倒車?

還一邊想著如果阿挫不幸衝出籠門被後車.....我一定不會原諒自己帶她來TNR的。




還好上帝保守且藏鏡人聰明,

一直到長青我才看見原來箱子是封好好的~

呼!!!鬆了一口氣。

不過鬆的一口氣很快就緊了,

因為一聽到是TNR,

就立刻召來三個醫生進了同一個診間,

三個醫生分別拿著一些護具,

向我們解釋等一下街貓的狀況會比家貓不明,

所以會先有萬全準備,

不過做的事其實很基本,

就是戴帽帽(三層)且幫阿挫穿胸背帶,

剪指甲&滴蚤不到。

影片1

影片2

影片3

說是這麼說得容易,

看現場的時候就知道為什麼醫生們拿出所有的護具,

我不是沒有看過兇貓看診,

生平養的第一隻貓就是附近獸醫人見人怕的兇貓,

即便是這樣,

阿挫被TNR的前奏還是把我唬得一愣一愣的,

她驚恐的神情、瘋狂的嘶吼、突如其來的攻擊和極力掙扎的模樣.....

讓在一旁看著一切發生的我心裡很難受,

忍不住問了醫生:『TNR對街貓來說真的是件好事嗎?它最大的好處到底是什麼?』

明明我都看過幾百次轉閱了,

在那個當下竟然還是忍不住問出愚蠢到破錶的問題,

畢竟她們本來就是自在在街頭晃盪一生,

畢竟她們從來不覺得自己會被信任的人捕捉且要幹件不知道會怎樣的事,

畢竟這可是關一星期呢,

畢竟.....她本來可以不用受這些皮肉痛苦的。




阿挫做完這些那些行前準備,

請醫生待阿挫開完刀後請打通電話告訴我,

隨後我們就離開。



這天藏鏡人因為被阿拜抓傷去打了破傷風,

他回家的時候告訴福福:『爸爸愈來愈討厭野貓了!!!』

而我的心情變得非常矛盾,

當然不是像爸爸那樣不喜歡野貓之類的,

我的猶豫點在於TNR到底是不是件非做不可的事?!

這真的是件對街貓來說好的事?

不是我們主觀認為好的事?



                 (待續)



全站熱搜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