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我才在跟朋友討論我沒有禁止阿勇使用我的剪刀,

因為她的小肌肉發展很好,

她從很小就看我使用剪刀,

所以當她有興趣拿剪刀的時候,

我就專程去買了安全的剪刀給她使用,

並教她判斷家裡哪些剪刀是安全她可以使用的,

哪些她絕對不能碰,

如果碰了會怎麼樣?


因為我本人是個剪刀狂熱者,

從之前的工作我就一定要保持著身邊隨時有剪刀可用的狀態,

就是整個有剪刀缺乏恐慌症候群一樣。


不過因為前幾天跟朋友聊著聊著,

突然覺得阿勇這麼會用剪刀雖然沒有讓自己受過傷,

但總覺得她有一天一定會剪自己的頭髮吧?

以她這麼愛造型和愛美的傢伙來判斷的話,

當晚我就夢見阿勇剪了自己頭髮的事......。



隔天我跟藏鏡人把阿勇丟包,

兩個跑大老遠去買好幾間甜不辣吃,

想收集甜不辣,

就在吃到第三間甜不辣的摸們,

接到我媽的狂摳。


我媽緊張的問:「頌欣!!!妳們人在哪!!!!」

我說我們正在吃甜不辣啊.......

我媽平時不會無緣無故打來有點嚇到我,

她問我怎麼還不去接阿勇?

平時才八點多應該不至於很急著要我們去接,

直覺是有啥代誌,

結果..........代誌就是我媽在外頭跟朋友聊天,

一進房間裡看見阿勇坐在頭髮堆中,

她親手剪了自己的馬尾,

殊不知那日就是我近期最後一次幫她綁上馬尾了。


可能因為有夢到就有心理準備,

我只淡淡的問我媽:「那妳拍下來了沒有?」

我媽心一驚:『啊!要拍是不是?....還好我還沒掃掉!!我都嚇傻了。』

我說:「那妳先去拍幾張吧~我現在就趕回去帶她。」

於是背著相機我和藏鏡人就飛車回我板橋娘家幫阿勇拍下紀念照,

並帶她去生平第一次美髮院造型她的頭髮。








哈哈哈~

因為當時趕回家,

再在娘家待一下已經晚上九點半多,

很多店都已經關了,

所以就近在家附近找間還沒打烊的家庭理髮。

 

阿勇是一把馬尾直接剪到剩一公分左右,

所以放下來就像狗啃一樣,

其實我還蠻釋然的對於這種人生一定會有的第一次,

一家人帶她上美髮店的時候心情都算是興奮,

包括她本人。

 

 

她沒看過這種地方也不曉得該怎麼做,

不過對於即將被SEDO的自己倒是很期待的樣子,

沒哭沒鬧的乖乖被圍上剪髮用的圍兜兜。

任憑造型師幫她造型。


感覺還蠻享受的咧!XD

在一旁看的我都快笑死了。

因為她幫自己剪的真的太短,

造型師也只能依照有限的頭髮長度修順,

所以完全沒想過要帶她去變髮的媽媽我,

就只能順應天意的讓她被剪成她自己剪一個雛型的樣子。

 

想到前幾天才第一次幫她紮了兩條三股辮,

好不容易感覺是個真正的大女孩了。



沒想到才沒兩天就得從短短再蓄長過,

也好啦!阿勇連胎毛都沒理過,

想想也從來沒被真正剪過頭髮耶。
 


最後........



阿勇就醬子被剪成一個現在最時髦的文青頭。



說文青頭真的很客氣了。


我是笑了好幾天已經發洩完才有辦法這麼平靜客氣的說她是文青頭呢!

不然.....

我那天說她是菇頭。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豬哥亮般的阿勇。




那天她在被拍掉臉上的毛屑我就已經快笑瘋了,



帶她回家的路上和當天晚上,



她也從本來的有點高興到有點傷感,

因為一直被我笑一直被我笑是香菇貢丸臉。




倒不是真的想笑她啦!其實,

我只是希望她不要再剪自己的頭髮了。



媽媽我雖然可以接受,

也先行找了一個如果還有下次她可能會變成誰的照片給自己心理建設,

但還是希望沒有下次了。




我拿倒楣的王小棣導演做為我的DEMO髮型↑

(圖片轉載自網路)

還好這幾天自我感覺一向良好的阿勇,

在當晚過後,

隔天又恢復她的自信心,

雖然會自嘲自己是豬哥亮(也有可能她根本不知道豬哥亮是誰?)

還是一直認為自己是大美女。




XD這樣就好~

媽媽就簡短的用這篇紀錄一下這人生一定會發生的第一次。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