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入塵多麼嚴重的照片。

不過我決定我這篇連載的照片都不修了~XD

拜託!要寫就很麻煩了要修實在太懶得了呀呀呀呀呀。

我怕我失去連載的動力,

決定任性的不修。




離開了廣來後,

雖然工作順利得出乎我意料,

但因為出了一些力?

又或者是內心受到的震撼還沒平復,

有小一下子沒什麼想講話。



那一瞬間,

有點找到這趟旅行我、我媽的價值,

(藏鏡人的價值....這次就是創造我和我媽在這趟旅行的價值)

畢竟每一趟或長或短的旅行如果硬是給它們加上意義它們也絕對是有意義的,

有點像什麼?

像行動藝術?

但說真的............說是『牙給(來~上篇告訴過大家了再複習一次!是多餘的台語)』

那也真的是牙給的,

也差不多拿行動藝術來比喻可以略懂。



而且重點是,

我媽都已經加入了啊!

她也不會(也無法)臨陣脫逃,

除了我的歉疚感依然外,

其實仔細感受著自己的心情,

能載媽媽一日環島對我來說可是件很夢幻的事呢。




畢竟一輩子沒什麼可以回報我媽對我付出的一切,

能分享自己生活一個很重大的部分,

載她環著島,

吃我們平時就想要和她分享但無從分享的食物,

還有那些光是看照片不足以表達有多麼美麗的風景。




現在既然我媽媽都已經在旅程上,

是這趟旅行的旅伴,

那我們是否應該開始享受加入旅伴的當下這趟旅行?




沒道理說不吧?

於是我們決定走向台11賞海景,

我開始分享著也許看來走馬看花的、平時我們喜愛的行程,

給不知道下回來這兒是哪時的我媽媽,

這種感覺有點像是強逼她看場很冗長的電影,

電影的本身是以臺灣好風光為背景,

演員是我們,

膠捲是我們的腦,

眼睛和相機則是我們的鏡頭....,

時光和風光隨著車速一幕一幕奔馳著,

這一切都有意義或無意義前進著,

我們離家愈來愈遠、

也同時離家愈來愈近。




一日環島是件無聊的事嗎?

也許是吧,

但對於曾經定義一日環島這項說來奇怪的事的我自己,

上次曾經寫過『一日環島環的不只是島,環是自己。』

畢竟誰可能經常性的將自己一日那麼飛也似的帶著經過各個時間和空間的變化,

短短一日內的出發點和目的地都是家,

對於開車的人來說,

他的樂趣可能在於和自己的體能賽跑吧,

我不太清楚他的爽度在哪?

但對於被帶著環島的我來說,

找樂趣的公式大概就是:

自己+空間+時間會等於"?",

這當然也是一種比較奇怪的旅行,

而這次帶著媽媽的一日環島當然以上的算式應該更複雜一些。




接下來我們一樣哪裡漂亮哪裡去,

因為已經結束了工作,

我提議帶媽媽去芭崎瞭望台看個風景兼尿尿,




我媽很稱讚這裡的風景,

在這裡幫我們拍了合照。



還好有她硬要幫我們拍合照,

不然我熊熊發現就算我們這麼常出門,

最近幾乎都為了拍小吃,

人的照片每趟幾乎都沒留幾張。



更別說夫婦的合照了,

因為不是藏鏡人拿著相機就是我拿著相機,

通常都是藏鏡人提議:我們來拍個全家福吧!

不然我們幾乎沒有半張一起的照片。



現在年紀大了會為這些小事感到遺憾了,

XD畢竟愈來愈糟經,

雖然每天都覺得自己實在有夠醜,

但搞不好隔天又醜過今天也說不定啊,

相較未來搞不好現在的樣貌還算可以,

再醜也要記得拍張照蛤


帶我媽出去最大的好處就是,

她會不斷要求拍張照,

這裡拍張照、那裡拍張照,

跟藏鏡人不一樣的是她至少都要拍張漂亮點的,

我爸跟她都蠻有這種嗜好的。



藏鏡人我當然也說過他啊!

雖然.....他的視角常常真的怪到一個不行。


像我找到稍早竟然有這張↓




阿勇尿尿完正要起身的照片

哈哈哈哈哈哈哈......

除了停留芭崎瞭望台,

我們也去了磯崎海水浴場,

可惜到的時候就算買票進去也只剩半小時可以在沙灘上玩,

不然上次去的時候它還沒開放。





這次我特別去做了一點功課,



看起來真的好舒服啊!

有機會夏天一定要來磯崎沙灘慢慢晃,

租頂大陽傘和躺椅,

超唷呼的行程。



再過去帶我媽去看了海稻米和石梯坪一帶,

這時是夕陽的魔幻時刻,

夕陽斜射硬著石梯坪突岬特別的景緻,

我媽也感到放鬆。

(我看她目前為止都還感到蠻放鬆的)



不久之後,

我們到了環島必定要拍個留念照的北迴歸線紀念碑,

媽媽在這裡也很認真的拍她的風景照↓



還有她和阿勇開心合照。



我們母親節合送她一臺小dc,

此後她真的很常使用她的小dc東拍拍西拍拍。




突然覺得我媽開刀的隔年真的也算是重生的一年,

除了被我們帶出來環島外,

聽說她也莫名被帶去爬過一次很難爬的山。

然後在這年,

她學會用她的新相機,

學變魔術,

年末的時候還去學了電腦,

最近開始用臉書.......

她真的是個很會給自己找樂子有精彩人生的女人啊,

就算她沒有迷過像我們這樣的壯遊,

對於她自己而言,

若把學習比喻成一場場的旅行或探險,

她可完全沒停過關於這樣的旅行或探險吧。




奇怪?我到底是要被載去哪裡?↑


在天色漸暗之前,

我帶她去看一個在豐濱的樟原長老教會:







有機會如果可以帶我爸爸去環島,

我會蠻希望帶他去看看全臺灣有蠻多特殊建物的教會,

等我的小吃書和旅行書順利出版,

再把收集全臺灣的教會列入往後的旅行目標好了。


離開樟原長老教會,

接下來照片就會愈來愈少,

因為......

天色漸漸暗下來,

媽媽開始意會到我們好像不會很早回家。


爸爸在我們停留北迴歸線碑的時候打來,

媽媽說:「我也不太知道我們現在在哪裡耶?

    應該不會太早回家喔!你自己先弄飯吃啦~

    我在花蓮的北迴歸線這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乾笑)

爸爸應該大傻眼了這下,

因為爸爸可不像媽媽沒有地理概念,

他用屁股想也知道媽媽現在的狀況不是會『很晚回家』而已,

而是『今天不曉得回不回得了家?』才對。




                    (待續)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