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達林邊或潮州或枋寮路牌的時候,

已經差不多是九點半快十點,

這句話的意思是,

在晚間九點半快十點的時候,

我們準備要進入西台灣,

這一路雖然沒有打算要在任何景點做停靠,

但已經一日環島很多次的我們都知道,

最後的這段路才是最累的。





本來我覺得我媽媽是會在車上大睡特睡的,

我也叫她想睡就睡吧沒關係!

不過她可能擔心藏鏡人不曉得體力還可不可以?

她一直都沒有睡。


這天比上次一日環島操一點是因為連他也是在南澳才決定要環島的,

所以他在出發前或任何停靠點都沒有刻意的多休息一會兒,

除了我媽有點擔心他的狀況外,

雖然一向都蠻佩服他的體力和耐力的我,

這次還是暗暗擔心著。


畢竟上了夜半高速公路對他來說可說是奪魂一般,

尤其這天是平日,

又即將深夜,

高速公路其實就沒有太多行車,

一直開一樣的路若沒有特別的風景或需要注意的路況,

對於好手來說真的是乏味到想睡的危險路段。




我媽媽開始煩惱的一直問藏鏡人:

『還是你明天乾脆請假一天,我們去找個民宿住,休息一下明天再回台北?』

責任感很強的藏鏡人隔天要上班哪有可能會說好呢?

而且他說他要一日環島通常就不會改變計畫了。






我們到加油站加了北返的油,

在內心裡我也暗暗給藏鏡人加油,

最後這段其實無關道路,

全憑他的意志力回家。






不過,

差不多晚間十一點的時候,

藏鏡人真的開始累了,

他感覺累的時候通常會大吼一下提振士氣,

或猛給自己搧巴掌什麼的,

(看過的人應該蠻有畫面和聲效的)

但因為我媽媽坐在車上,

他對於提振精神的撇步似乎放不開盡情使用,

(這時候終於記起他載的是他的丈母娘就對了~XD)

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吃超涼薄荷糖,

我也下好幾次車為他採買冰的飲料和涼糖,

他每次開始覺得疲勞的時候,

都會問我:『妳那邊有沒有什麼可以喝的?』

我只要聽到他這句我就會心裡有數他開始累了,

要幫他注意路況和注意他有沒有睡著的跡象。



說睡著真的很恐怖對吧?

但他真的發生過幾次,

在先前的旅行,

我們很習慣路邊停著就睡車上,

但這次帶我媽他好像有點逞強,

一直不肯停一個地方睡一下。



但光看我從來沒有遇過他在西半部每一個休息站都停,

這天他狀況到後來真的不是太好,

幾乎每一個休息站他都停下來洗臉,

我媽媽坐在車上開始超級擔心到不行,

她頻頻問我:『這樣沒問題嗎?他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這樣真的很累太危險了啦!明天乾脆請假好了。』





雖然我一直都有在注意藏鏡人的狀況,

但我不敢打他或是幫他大力捏腳,

我怕反而讓他爆衝太危險,

不過藏鏡人的眼睛很小很瞇,

這樣的人好像就算眼睛不需要閉起來也可以睡覺眼睛不會很乾的樣子?

(還是說他有瞬膜?像鳥一樣?)

我一直都處於提心吊膽的狀態,

在西臺灣的高速公路上,

最恐怖的發生了.....

台南要到雲林的路段,

藏鏡人真的睜著眼睛卻睡著,

他非常大聲的說著夢話,

他說:『校長已經來了,你們為什麼都不乖乖排隊站好呢?』



我嚇一大跳想說他是看見什麼了?(大抖)

我跟我媽都立刻冷汗直冒,

怎會在好端端的高速公路上說出這些奇怪的話,

真要看見什麼也應該是我先看到吧。

(我有那種體質,對!就是那種)



連忙搖了搖他的身體,

大聲問他:「你在說什麼?!你如果不行的話我們去找個地方路邊瞇一下啦。」



他說:『喔喔~我把分隔島的反光條看成是下課的小學生,

但是~我~是~校~長~(拖長音)。』




干.........

我整個雞母皮都舉起來了,

這下情況不是很妙哉嗎,

他說他是校長,

他這下真的起笑了,

連我媽都完全沒有辦法闔眼,

整車瀰漫一股相當緊張的氣氛。




我想到我們環島發喜餅那次,

載著我妹..............,

我們全車的人都很想睡卻還沒到民宿.............,

我跟他跟我妹三個大聲的答數和機智問答...................,

或全體大聲的合唱,

不行啊!陳頌欣妳振作不要回想任何事!

因為如果接下來我陷入回憶之中的話,

我也會跟著想睡,

那樣就糟糕了哇。





最後的路程一定要平安回家啊!!!!!!

管你現在是校長還是立法院長!!!!!!

醒醒振作啊~我們要平安回家啊!!!!!






於是從台南一直到關西休息站的這段路變成三倍的漫長,

藏鏡人停了每一個休息站各洗了把臉,

終於他願意在休息站睡一小下子,

給自己充個能夠開到下一個休息站的電,

再在下一個休息站睡一小下子,

洗把臉、

再開往下一個休息站睡一下子、

洗把臉......,

重覆又重覆這樣好幾站,

而我媽和我雖然貌似也跟著瞇著睡,

我想我們都非常緊張於不曉得能不能平安到家。




最後的這段停停走走、停停走走,

在我媽和我對藏鏡人輪番加油打氣之下,

我們終於在:



凌晨四點十四分平安返回板橋娘家。



幫媽媽提伴手上樓後,

一回家我們大家就呼呼大睡睡死,

藏鏡人竟然還有辦法在早上六點半起床,

到好初站辛苦的煎台。


身為他的太太雖然對於自己先生超乎常人的意志力感到敬佩,

卻也相當煩惱他醬子真的沒事嗎?

所以那天還特別打電話問好初的大家他還好吧,

超怕他過勞會出意外的。




果然隔天大家都睡飽後,

我陸續接到我弟和戴戴的關切電話,

還有我媽打電話來說我爸很生氣覺得我們這樣除了不好玩也太危險之類的,

連藏鏡人的哥哥看我們打卡也忍不住在臉書上唸了他,

這次的一日環島並沒有光榮的畫下句點,

畢竟打電話來的每一個人,

心中所愛的人都在那車上啊。


所以當天藏鏡人下班,

我就凝重的告訴他下次不要再這樣,

畢竟大家都一定會把罵名指向我的,

但其實我也無法主導一切,

而且我說出了:『其實我也不喜歡一日環島、我已經玩膩了一日環島,下次再也不想要一日環島了。

這種重話。





這對於藏鏡人來說應該算是很嚴重的話吧?

畢竟從他不再單人旅行之後我就一直是他最好的旅伴,

雖然他常常會嫌我弱雞,

但事實上我們就是很習慣和彼此一起旅行,

這是磨合很久之後才能有的默契。



後來加入了阿勇就變成我們三個是彼此最好的旅伴,





我會那麼說,

當然也是因為對我來說,

接下來我人生的旅行,每一個旅伴都不想少啊!

我們要繼續旅行,

最大的基礎倒不是錢也不是時間,

雖然這也當然是很重要的事,

不過最最重要的就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健康平安。



不過,

在休息了一大陣子之後,

這期間也還是旅行幾次,

都沒有再有那種超過體力負荷造成恐怖的事發生,

藉著連載這篇旅記,




回想那日環島發生的種種,

還是相當感謝上帝,

感謝上帝讓我們意外帶我媽進行這趟超乎她那年紀常人的旅行,

感謝上帝賜給那日一個非常好的天氣,

感謝上帝讓那日點綴許多美好動人的事、美麗的風景、美味的食物,

最重要的是感謝上帝讓我們一路平安。




我覺得未來應該不會再這樣起笑一次,

畢竟我媽那天再開心也還是被最後的那段天堂路嚇到了,




不過經過這次,

我發現我媽媽看起來公主又少女,

但還是相當耐操的好旅伴。(笑)


下次希望有機會再一起環島旅行!

當然不會再是一日環島這種嚇破老人膽的那種。





最好是可以全家一起,

大家說好不好哇?






好啦!

其實對於一個孕婦要回想已經有段時間的這天發生的種種,

真的不輸一日環島的困難度呢,

大家是不是應該要給我婆啊瞎摧落去,

超大聲掌聲鼓勵鼓勵咧?

OKOK~我收到了,

謝謝有看有推的大家,

我們勇家環島連載下次見。(帥氣揮手)    



                        (全文完)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