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發現落紅和開始有規律陣痛,

第一件事就是先聯絡娘家媽媽來接走阿勇,

第二件事就是打電話給去上班的藏鏡人,

因為我知道藏鏡人是個會在奇怪的時間做奇怪的事的人,

他一定會拖到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出現在我身邊,

照一般的情況看來,

他一定會在很急迫的時候找些超級沒道理的事情做好拖延自己面對緊張的時間(?)

於是第三件事,

我打電話給我弟弟吼他。

(這種時候只好請出老闆了~不然咧?)





果不其然事後好初的同事們說,

我落紅當天,

不管大家怎麼催他,

他都賴在煎台前不離開....



還好我很了解他的個性,

於是當時我做完以上三件事。



我淡定的提起我所有的行囊,

準備出發。(看得出來唇色都發白了齁?!XD)

介紹一下我的行囊好了!




有我的換洗衣物、導演的包巾和第一套出院服、阿殺力師父在日本買給我的安產御守、場記板和它需用的相關物品。


然後我背著這些,

先走到巷口的郵局,

不說一定沒有一個人知道我正在陣痛,




因為我的樣子那麼.....像一個真的要去旅行的人。

(好啦!又或者只是一個奇怪的婦女)



總之~

我先寄發了一些早先寫好,

給家人或朋友的明信片,

然後一邊算著陣痛時間,

一邊攔了計程車前往醫院待產。


說到這裡,

要不是我有寫了那句一邊算著陣痛,

我簡直就要忘記我寫的是產記了。





喔對了!

我的行囊裡還有這張,

被我視為護身符一樣的存在,

是阿勇畫的懷孕時的我。

我很珍惜最後那段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光,



而也許過了今天,

我們就不再能常常享受這樣的時光。


『給媽媽加油喔!

也許今天媽媽就要把妹妹生出來給妳作伴了。』

向阿勇道別的時候,

我這麼對她說。



很快的,

從我家到良品婦幼醫院不用十分鐘車程,

這次在新良品生,

還蠻期待使用新的樂得兒病房,

我一個人辦好掛號,

大家看到我都說:


『頌欣啊!終於有動靜了。』


於是我被這胎的第一次內診,

內診裡面第一次的最痛了....


很榮幸!

開一公分卻因為規律宮縮達每十分鐘一次,


『收!』

這時,

蔵鏡人才遲遲帶著我的大蛇枕趕到,

剛好趕上我要移動到樂得兒產房的摸們。


我打了我科技產婦的第一個卡,

通知臉書上的大家準備看我生產實況,

自我打了這卡,

那些像準備要看球賽直播的朋友們紛紛按了讚為我加油。




出發!

感覺好像不是我自己,

也不是只有我和藏鏡人這個有點緩不濟急的老公,

突然多了一些行進的勇氣,

作為2013年、

擁有高科技產品的產婦真是幸福的事。



                    
                      (待續)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