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被內診完是三公分。



因為上次我晚上六點被塞藥,

也是開三公分,

但我生在半夜三點半,

再加上我這次的胎頭一直在三公分時還是很高,

所以我真的一直認為塞藥這件事對產程沒有啥影響。



不過我覺得我這次打從塞藥開始就有很難忍的疼痛感,

我一直都認為那只是因為我這次不像上次一樣生三天,

所以體力比較好,

因此在沒有想睡覺的狀態下,

疼痛感也比較能專心的感受。




護士們雖然有說二胎會比較早生,

但她們看我"好像"不痛,

胎頭還是很高,

似乎也沒有覺得我會是生很快的那種二胎產婦。


她們告訴我:『頌欣~有想大便的時候要說喔!』


我開三公分的時候,

其實就一直都有便意感,

我說:『想大便嗎....一直都有耶。(淡定)』



護士們都笑笑的,

我不曉得那個笑點在哪?

可能是想說我應該沒那麼快生或只是真的想大便吧!



而醫生剛好進來,

問了護士我的狀況後,

感覺我應該不可能立刻要生,

於是轉頭出門去隔壁間幫一個約診剖腹的媽媽開刀。



就在這時我覺得分泌物變得很多,



我開始拿不住我的挨配,

痛得在產臺上扭來扭去、扭來扭去、扭來扭去、扭來扭去.....

痛得開始對環境沒特別意識,

我開始不再淡定,

不過從剛剛開三公分到痛得扭來扭去,

大概不過是十分鐘的事而已,

開始覺得上了上次那艘乘著疼痛波浪的船,

痛一波波襲來,

我有點像個快被溺斃的人,

但同一個空間裡只有我,

就只有我被巨浪捲走,

所以我看什麼景色都因為伴隨疼痛而變得矇矇朧朧的,

真的像在大海裡。



當時應該是「我看他人很模糊,他人看我很清楚」這樣難得的狀態吧!

我猜想的。





看不太懂這儀器,

但當時藏鏡人站在我這裡按快門,

明明是我叫他如實紀錄一切的,

但因為太過疼痛了,

這時候空氣都可以激怒我,

所以他按快門當然也激怒了我,

我要他滾回他的床上。







護士見我那麼生氣,

感覺已經快要失去理智快要到臨界點做聖獸了,

再不幫我內診有可能再過沒兩下子,

我下方就會出現守和攻的指數。




於是立刻脫了我內褲幫我內診,

沒想到!!!!!!!!



沒一下下我直接從子宮頸開三公分直接跳到八公分,

二胎8公分就是全開了,

所以我有一直想大便的感覺根本就是產兆,

不是幻覺。



但此時醫生還在隔壁開刀,

護士們也通通都還沒把東西備齊,

才被發現開8公分,

那個帶我上外太空的腳架立刻被架了起來,




我最後的意識本來像大海裡看每個人都變得慢慢的~慢慢的,

但一被發現已經開8公分開始,

世界就像是被快轉了一樣,

尤其在我尖叫:『她~~~~在~~~~下~~~~面~~~了~~~~(尖叫)』


護士們都用衝的到我下體旁邊,

瞬間大家手忙腳亂到不行,

而我就像一台因火災被觸動的人肉警報器,

用了此聲最高的分貝在大叫


(強力建議準產婦不要聽。)





據藏鏡人描述,

當時他撕完八公分的字樣準備要撕"全開"字樣的時候,

他一抬頭已經看見小孩的臉了。



他摔掉我的場記板,

抓起相機衝往我偉大的航道接機,




大家如果還記得我,

會知道我上次生產的時候艦長含了金湯匙的橋段,

爸特!!!!!!!!

這次我沒有準備金湯匙這個老哏,

正因為一直被問還是沒哏煩心的我,

其實根本就不需要煩惱,

因為導演寶寶根本不需要含什麼金湯匙,

一出生就直接帥氣的含了自己的人生第一陀黃金。






因為導演吃到胎便,

所以全部的護士都嘴巴大聲說著:

『她吃到大便了!』

『寶寶吃胎便了~~~』

『她吃大便了啊!!!』

然後大便大便大便大便此起彼落在我生產的同時,

再加上施力的時候她們也一直說:

『用大便的力氣~~~加油!!!媽媽妳很棒~大便~~~什麼什麼大便~~~』



導致於最後在生產人生最劇烈疼痛到接近天堂地獄入口的時候,

聲效不是神聖的命運交響曲"登冷冷冷~登冷冷冷"

而是"大便~~~~大便~~~~大便~~~~~~~~~大便~~~~~"


而,

因為導演一下機就直接吞黃金,

於是我們並沒有如電視演的緊緊含淚相擁:

『終於見面了!我沒死~寶寶。』

(XD是什麼電視有這一幕啦!是妳幻想的吧。)

聽藏鏡人說,

因為當時她吃胎便狀況有點緊急馬上斷臍後立刻抱出去處理,

所以他也沒有好好幫她拍上一張下機帥氣照,

是追著出去拍的這張失焦照。




而我被穿上一件,

當下看見會立刻驚呼:

『原來世界上有發明那麼大的尿布』的那種讓人放心的巨嬰尿布,





我,

包著尿布,

完成了這趟旅程。




(很狼狽但帥到爆的沒搭輪椅回病房,

我覺得大P讚我是現代關雲長深得我心)


而我這一年來沒有一天不在一起的旅伴,

也包著尿布,

等著我一起展開另一趟全新的旅行。













不論她人生是否第一口含進嘴裡的不是媽媽的奶,

而是她自己的大便....,

我們總算是平平安安的相見了,


我們,

總算沒有如惡夢預言的,

平平安安的在這個世界上相見了呢。






是說,

二胎真的好痛,

痛到我本來想生三個當下就決定這是我最後一次承受產痛,

而這次我最感動的是,


我二胎像傳說中產婦會痛到發抖尖叫失去理智和眼淚直流,

(哦~我兩胎都沒有施打無痛分娩。)

但這次撫平我這些的是藏鏡人站在我床邊,

握著我的手,

含著眼淚誠心誠意的向我說了:謝謝!辛苦了!(含淚)



當天因為這句謝謝,

讓我在臉書寫下:



------------

其實,

做為一個經過懷孕和產痛的母親,

第一痛,

是陣痛到撕裂般生出那個寄居在妳體內的、

約莫五十公分、三公斤的孩子;

第二痛,

是在經過第一巨痛後,

生出那個盛裝孩子的容器們,

還有很多瑣碎的零散的疼痛。

其實在這些具象的放下疼痛的過程中,

我覺得隨之而來的另一個走向新生的重點,

就是

「非常了解的接受,即便她出自於妳體內,卻不屬於妳


是獨立的個體,有自己的靈魂。」
這個事實;

另外,

就是

「非常了解的接受,即使是由妳來承受這肉體的此生最
痛,

也應該放下那種覺得不公平的心情,

因為也許另一個人
需擔負的痛苦和責任有他們的天命難違而已。」


就從一個全新的起點一起為一組,

出發,

往新的家庭生活。

所以我很感謝,

昨天我奮力一搏完,

我得到的那個含淚的握手謝謝,

和這兩天他的四處奔波,

還有我公婆來自家鄉的問候和一句:辛苦了!

而那懷胎十月的兩人三腳雖苦雖痛雖有血汗交織,

那些都將只存在我個人小小的回憶藏寶箱裡。

而今天開始家庭是新的,

我們是四個人併肩大步走,

開開心心的,

一起向前走!

 
-------------------




而一直到現在生產完快要兩個月,

我真的是非常開心的。





下午生產的體力真的好非常非常多,

當晚我全家人都來醫院探望我。


因為我想要有完全的休息沒想要那麼快進入奶之地獄無間道

所以隔天,

我才第一次見到我的寶寶.......

本來乾癟的奶,

很怪奇的在見到寶寶的第一個摸們,

像手機突然連上WIFI立刻可以上網那樣,

奶迅速的漲成石頭一般,

於是我便開始了我這胎的酪農生涯。





好了.....

旅記寫到這裡約莫也只剩後記,

我只想在最末說五件事:



1.原來超音波誤差值真的還蠻大的~

導演原先在超音波裡追過阿勇的重量2850克,

導致於我原本就不打算打無痛的人想說不要再追重量會比較好生,

沒想到一出生差點住保溫箱,

出院時更只剩2440克。



2。每個人都告訴我二胎會產程比較快,

它確實是比較快的!

但是!!!!!!!

為什麼沒有人告訴我二胎會比較痛!!!!!!

連產後的宮縮和哺乳的宮縮都比第一胎痛。



3。幹他媽的某兩支角的動物那牌膠帶真是爛,

我從小每每使用那牌膠帶,不管是大膠帶或小膠帶都超級爛,

沒想到它害我先生差點因為撕不下它的背膠差點錯失拍下珍貴照片,

此生我都要來抵制這兩支角動物牌子的膠帶。XDDDD(什麼跟什麼)





4。生產當天我只要一睡著就會一直聽到大便大便大便,

然後就驚醒,

這是我此生最怕聽到"大便"兩字的一天。



5。我覺得喝果醋好像真的頗有用,

活力頌乾脆來找我代言如何?





                           (完)會有後記,但不曉得時啥時











全站熱搜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