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不停的設法充實自己覺得缺少的,

尤其知道自己婚顧班的同學都很「有料」後,

便開始對一切戰戰兢兢。



關於工作,

很多人都覺得我投入的太莽撞,

但我覺得如果再讓我多想一些時日,

我肯定會懦弱的做出不同的打算。



這陣子接觸到形形色色的客人,

對於婚禮,

發現鮮少人很明確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是否對於自己愈是期待與重視的事情,

反而愈難做出明確或果決的判斷呢?



也許吧。



真的希望在自己手中真的有場完美的婚禮,

真的希望,

那場婚禮恐怕是我下了這麼大的決定後,

最有力的回饋之一。



目前的我一直處於對未來非常不安的狀態,

希望快點度過這難熬的擺盪期。





    全站熱搜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