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勇實在是個可愛又聰明的孩子,

她當然不是完美的、

對於看著她成天闖禍的媽媽更完美不了,

一直以來我都算對家人講話苛薄的人,

朋友們也常笑我講話很賤,

以前總覺得自己講話很賤就是講話很直而已,

而我講話很賤很直曾影響朋友間的關係我也不以為意.

那時候不懂事自以為性格。



自從我講話很賤很直的事曾嚴重影響婚姻關係,

去年經過一整年的學習和調整.

講話已經從很賤os很賤但講出來的大不了弱賤

到已經能夠自然的真心稱讚,

大大改善了婚姻關係,

今年也想把這樣檢討用在對皮在癢陳勇嘉上。



因為我發現對大人說話苛刻肯定第一時間會受到苛刻的報應,

不是造成熱吵就是造成冷戰,

而傷害更是或短或長的留在心上,

爽一時卻一定會招至一些後悔的結果,

要嘛自責要嘛造成彼此關係的傷痕導致相處上困難重重;

幾年下來習慣影響,

一時要改真的沒那麼容易.

開始常常因為釋出善意卻因為對方的自我防衛碰釘子不爽.

後來一直試一直和朋友一起”研究”...

終於得到

『對大人稱讚或善意的對談第一時間未必會受到等比例回應,

但能避免爭端和為某次爭吵先存扣打,

再好一點就是能修補或增厚彼此的感情,

於我而言不管是不是以示弱的方式呈現,

都一定可以造成比較傾向雙贏的局面』

這樣的結論.

久而久之就會變成一件何樂不為的差事。



在這些練習當中,

我發現我雖然當下也許心口未必相符.

但把期待講出來用稱讚的方式呈現真的有點類似祝福.

也許講久了就成真.

如果稱讚一個人的好講久就成真.

於我而言依然是有益處的,

畢竟那是朝夕相處的人。



話再說回最近對於兩歲的阿勇.

能聽懂人話和說人話的程度.

相對住了兩年國外會說流利外文的人類.

我和她爸爸竟然會時不時就習慣性的用很殘酷的語言失控對付她,

對於即便是生氣中的自己,

說出這些話,

仍然感到相當懊惱的,

因為:

1.我並不想要說這些話

2.我並不想要阿勇成為我罵的那種人

 (ex:妳真的很壞耶!妳真的有夠愛假仙耶!)

3.我並不想要用這些話傷害我們的關係

4.我並不想要因為罵完她得一直豎立一個威嚴形象因而造成母女關係的損傷


尤其....

在她才剛成為一個人類的時候,

我一點都不想要這樣對她。




哥林多前書十三章十一節:

我作孩子的時候,話語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

既成了人
,就把孩子的事丟棄了。


我也曾經是個孩子,

父母為要教我或訓我說出讓我傷心的話也曾經影響我大半輩子,

而那些親密的人無意或為求某個意圖說出傷人的言語,

就像某種舊疾.

常常在某個時間點或某種情境下舊疾復發,

這些明明我都曾經歷過,

我卻忍不住照同樣的模式對待我深愛且富有期盼的孩子。



因為最近自己這個樣子,

覺得新的一年應該嚴正的修正自己這個部分,

畢竟對孩子說正面善意的言語第一時間就能得到回應,

說苛刻或傷人的話第一時間也許只是嚇阻了一些不想發生的事發生,

第一時間未必會有更苛刻的回應或立即性的覺得兩敗俱傷.

但那些苛刻的話也許就會刻進她的心版上,

我擔心未來某天想為這段時期做修補的時候已經來不及,

或哪怕能修補也非常有限。



目前從阿勇的行為模式中我真的深深能感受她對我的愛與依賴.

我不希望我因為”愛她”而消磨掉她對我全然的愛與依賴.

很希望可以在管教和相處上磨合出一個最適合彼此的方式.


愛之深責之切的道理每個人都能意會,

但不是責之切就一定能顯明””所帶來的改變力量吧?

希望自己藉由這篇文章記錄提醒自己今年開始學習新的對於教養的模式和措辭,

我是會打小孩的媽媽,

但我希望我不是只會使用打罵教小孩的媽媽,

希望我不得不使出”罵或責備”這手段的時候....

能再多用點腦筋想一想怎麼樣才是最好的?最想要的?

這是對於新的一年這個母親的角色的期待,

為我加油吧!!!!!!






畢竟人生是不能重來的.

畢竟人生是不能重來的.

畢竟人生是不能重來的.



不管我會生幾個孩子,

能擁有幾段親子關係,

我或阿勇的人生都是不能夠重來的,

所以~

希望我們能用最適合的方式相愛。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