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貴  

 

成為一篇新聞,

其實這對我來說不是新鮮事,

上新聞這些年已經好多次,

上廣播電台、上報章雜誌、上新聞,

對於我而言也從來沒有特意的去存留那些事,

因為對我來說資訊快速的現在,

哪怕在媒體的任何一次曝光,

也頂多像在他人耳邊輕聲說句聽過即忘的話,

對我自己來說,

任何新聞也沒有榮耀到值得紀念一輩子。

 

 

 

紀念一輩子....的新聞,

很諷刺的,

在2013年8月某一天,

我上了,

即使內文並沒有提到我,

事實,

也不是新聞內頁所寫的那般。

 

 

 

事發那天,

記者像預知一樣早早就在樓下,

像猛獸伺機撲像獵物那樣等待著,

不過這整件事的筆錄一直到早上四點半才結束,

所以我想內文很可能是聽說的,

至於聽誰說?

我就不得而知了。

 

 

 

先簡介一下我的二寶生活好了,

小貴在懷裡的時候,

我喊她叫導演。

 

P1600855  

 

雖然我也非常愛她、期盼她,

不過懷導演的期間,

我被下了第一本書臺灣好食在的最後通碟,

這本已經弄了三年的書,

在今年八月一定要在市面上架,

於是從懷小貴一直到生產前,

我頂著大肚子,

環島不曉得幾次,

就為了好好完成這本書。

 

 

所以對於胎兒小貴我一直一直覺得很抱歉,

因為我是一個只能一心一用的人,

當時寫起書來,

導演不像姐姐有很完整的孕期記事,

也從來沒有被我特地的如何對待,

整個孕期我都在好初站櫃台打工和採訪小吃中度過。

 

 

很多人笑說寫一百多間小吃應該胖炸了吧?

很意外的,

因為懷小貴的時候採訪的勞累和嘔吐,

讓我整個孕期只胖了兩公斤,

也沒有因為吃小吃懷孕胖炸,

我最常常起的懷導演一幕,

是一早兩點多藏鏡人載我下南投,

我拍完謝媽媽肉排飯,

直接站在旁邊吐到尿失禁。

 

 

所以整個孕期,

我常常在藏鏡人的加油聲裡度過,

交稿迫在眉睫,

挺肚子完成這一間又一間的採訪,

如果不是靠他和阿勇,

我應該沒有辦法做到。

 

 

還記得從電話裡得知自己的書終於印成書的那天,

我推著小貴帶阿勇去公園,

但一路都是哭著的,

那一整天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

畢竟寫那本書過程非常辛苦。

 

 

 

就因為覺得孕期愧欠小貴,

所以她出生後算是彌補心態吧?

我非常非常愛她。

 

 

 

說真的,

也許是因為生這胎媽媽的心態已經成熟一些,

小貴是我最討厭的雙子座,(個人的小偏見)

我以為我會跟她合不來,

她也是傳說中那種黏媽媽的寶寶,

一沒有看見我,

就立刻會哭,

但意外的是,

生了這種我以前覺得我無法接受的寶寶,

竟然覺得很幸福,

每次看見她,

都很意外自己能這樣耐性對待寶寶,

而且一天比一天愛她。

 

  

 

這是我最喜歡的影片之一了,

小貴非常喜歡和我說話。

 

 

小貴的名字,

對了!

當時我覺得姐姐陳勇嘉的名字勇氣可嘉就已經是絕妙之作,

沒想到,

爺爺取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好名,

所以小貴的全名叫作:陳勇貴,勇氣可貴的勇貴。

 

 

懷艦長的時候雖然不曉得她會叫什麼名字?

就已經為她取了英文名字:Ingraid(意為勇敢的女子)

當時覺得爺爺取的勇嘉根本就是這英文名的中譯,

小貴在月子期間,

我發現另一個勇敢女子的英文名字:Inka,

發現姐妹倆的英文名字應該倒過來才是真正的中譯,

姐姐勇嘉應該叫Inka,

妹妹勇貴應該叫Ingraid。

 

 

現在看到這兒,

應該可以發現,

我是很片段、很零碎的正回憶我們相處的日子,

雖然我非常非常愛小貴,

其實在孕期的時候,

不知道為什麼?

當時就有一種會出事的兆頭,

總覺得奇怪。

 

 

我從小就是一個奇怪體質的人,

能做預知夢,

也常常會有兆頭,

所以其實我相信任何事都有先兆雖然無法避免。

 

 

我一直以為是我會死,

也許是我死在產檯上也說不定?

 

 

所以我去生產的當天,

生產紀錄文

我像去旅行那般,

在陣痛的時候,

把在孕期最末製作的小貴明信片拿去寄送,

上面寫著我對每一個人的感謝和種種。

 

 

還有,

不知道為什麼?

孕期時,

傳道書就常常在我心裡,

像秀字幕那樣秀在我心上。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

生有時,死有時。

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

殺戮有時,醫治有時。

拆毀有時,建造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

哀慟有時,跳舞有時。

拋擲石頭有時,堆聚石頭有時。

懷抱有時,不懷抱有時。

尋找有時,失落有時。

保守有時,捨棄有時。

撕裂有時,縫補有時。

靜默有時,言語有時。

喜愛有時,恨惡有時。

爭戰有時,和好有時。

這樣看來,做事的人在他的勞碌上有什麼益處呢?

我見神叫世人勞苦,使他們在其中受經練。

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

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然而神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

(傳道書第三章:1~11節)

 

 

當時在那明信片上,

除了小貴的超音波微笑照,

印的正是這段在孕期中常常出現在我腦海的經文。

 

除了這個,

我憶起所有的奇怪兆頭,

還有一直一直處在施工中。

 

當時非常誇張的,

我家樓下施工了大概好幾個月吧!

然後當時連回北港也遇見施工,

到處不管去哪都遇見施工,

也許,

那時就意味著:

『拆毀有時,建造有時。』

 

 

不過,

就像你們知道的,

後來我生產很平安,

只有導演是以吃到大便出生這樣荒謬開場外,

生產並沒有發生我預料可能會發生的事。

 

 

而且小貴出生後,

一直都是進度超神速寶寶,

非常健康且硬頸。

 

我也是個神勇的二寶媽,

大家都說一打二之後就知道辛苦,

當時我確實知道了,

卻享受其中。

 

6E0A5934

 

我想起,

當時我常常自己一個人,

帶兩個去玩耍,

那天我背著擠奶器、大單眼(5d3+16-35)、一堆玩具和換洗衣物和包巾,

 

6E0A6049  

 

想起在沙灘上為小貴擠奶。

 

6E0A5967  

6E0A5988  

那天小貴才兩個月剛滿,

她搭了她人生第一次船。

 

6E0A6079  

 

姐姐勇嘉是勇敢的寶寶,

當時常常跟我們度過許多不可思議的旅程,

妹妹勇貴更是,

她如果沒有離開,

那個星期的周末,

原本我們即將帶她進行第一次環島。

 

  

 

說到兆頭,

生出勇貴後,

我常常都感覺幸福得不可思議,

覺得人生的藍圖因此就圓滿了。

 

 

但莫名其妙,

每當我這麼想,

腦中就會有一個壞念頭閃過:

「這樣的幸福,也許就會戛然而止.....。」

最讓我擔心的,

是腦海中的經文從傳道書換成了: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

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12:24)

 

 

當時未解的兆頭之謎還有一個,

就是我常常聽見垃圾車的給愛麗絲,

每天幻聽的程度已經到非常誇張的地步,

一直到現在,

我還是沒有辦法解為什麼是這首曲子?

或幻聽這曲子到底有什麼樣的意涵?

也許有天有人可以告訴我。

 

 

 

 

ps:關於這些兆頭,

還好我這人有點透明,

所以我許多網友都曾在這個階段聽我說過這些事,

莫名其妙的竟然成為一個留存這些事實的證明。

 

加入

全站熱搜

Super!勇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